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死去的前男友回来了[悬疑] > 第3章 诡异黑夜

第3章 诡异黑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车停在派出所门口。

章程明和孟辞来到监控室,调取摄像头。

“北化小区北门外的小巷口对吧?”他问道。

“是。”

章程明说:“你们那里上个月还有一起猥亵,你得小心点,现在什么混账东西都有。”

孟辞犯了一阵恶心,要是真那样,她可以考虑要不要带走颜泽的骨灰了,遇见人贩子就进行玄学攻击。

网上有那个段子,号称把死去的男朋友骨灰扬出去,算是保护女朋友的最后一次。

前男友怎么了?

那也算男友吧。

章程明坐在电脑前,敲击键盘:“找到了,我调取了晚上20:15到21:00的监控,我们是20:38接到报警的,我5分钟就到了。看到你了,来看看。”

孟辞凑过去。

摄像头是正对步行街道的,正好有一个角落可以照到巷子入口。

巷口只有一个火盆,火一直燃烧,没有记忆中的红衣女孩,甚至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她的记忆不可能出错,也没有臆想症,同时这个监控不可能被人换过。

那么是……真的见鬼了?

屏幕中,孟辞走近路口,她脚步停在火盆旁,看了眼,然后拐入巷子。

身影消失。

章程明鼻子抽动一下,吐槽道:“该死的,巷子里也应该安装一个。现在只有出口和小区北门有监控。”

孟辞进入巷子口没有再出来了。

然而,在她进入巷子的五秒后,一个男人出现在监控中。

他头发半长遮住了面孔,穿着宽松的暗红色衬衫,衬着皮肤如雪,平添了几分中性的摇曳。但他骨架很大,看出来至少185的身高。他先是停在了巷口,突然,男人仰头,露出了惨白的面容。他的五官很好看,美到如同画在白纸上的,眼尾上挑,眼下还有一颗黑痣。

这是……

孟辞倏然不能呼吸,她怔怔地看着屏幕中的男人。

男人锐利的目光透过屏幕,与她对视。

仿佛,他知道她此时正在注视自己。

孟辞屏住呼吸。

“怎么了?”章程明看了看监控,又看了看孟辞,问道,“是不是他跟踪你?”

孟辞的喉咙似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掐住,她刚要出声,画面中的男子竖起食指,放在他的嘴边。

孟辞感觉到一股凉气同时覆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嘘,不要说话。

屏幕中男人笑了,然后跟着她进入了巷子。

章程明什么也没看见。

他只看见那个男人尾随孟辞进入巷口。

章程明以为孟辞应激了,给她接了杯热水,柔声安慰:“我去查这个男人的行动轨迹,你不要怕,我帮你走程序,咱们一定抓到他。”

孟辞木讷地点头,但她还没有回过神。

那个男人的脸……和颜泽……一模一样……

但是颜泽已经死了。

死在了七天前的车祸里。

当时,她在副驾但奇迹般地只受了轻伤,而颜泽缺因为失血过多死亡。法医鉴定、殡仪馆火化,所有流程都走完了,这个人已经化成骨灰了。不可能再次出现自己面前。

章程明不知道孟辞内心一团乱麻,他调取巷子出口的摄像头,很快发现了不对。

怪不得刚才孟辞面如死灰。

因为,那个男人根本没有离开巷子!

他在巷口凭空消失了?

章程明仿佛遭受了从业以来的最大冲击:“那个……可能是摄像头坏了,明天我找同事问问。”

这次孟辞没有追问,默默点头:“辛苦你了,如果能抓住我也安心了。”

“当、当然……”章程明沉默了。

他现在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否则怎么会把孟辞吓成这样?

两人坐在监控室内呆了许久,章程明问:“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麻烦了。”孟辞在看到颜泽那张脸的时候只觉得很累,全身仿佛脱水了一般。

好像噩梦成真了。

章程明鲜少没有说话,自言自语:“他一定是避开了摄像头,这不难的,有死角。一定是怕被抓了所以躲起来。”

但章程明没说,那个摄像头即使有死角,画面也是直愣愣的对在巷口正前方,也就是说只要从巷口出来,肯定会被摄像头尽收眼底,不存在躲避的情况,要躲避也是离开巷子后的事情。巷子两侧是两三层楼高的老式违规建筑,连外置空调机都没有,更别提攀爬离开。

况且如果这个嫌疑人仅仅是跟踪没有做出伤害举动,即使他们是警察,也无能为力,最多是治安拘留。

“你……有没有不舒服?”章程明打破僵局。

“没有。”

“需要做个身体检查吗?”

“不需要。”孟辞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任何不舒服,除了那一兜子花生给人一种朦胧怪诞的感觉。

手机上收到徐小旺的信息:【明天我去你家找你。】

她回了一个:【好】。

章程明开着警车送孟辞回家。

北化小区虽然名字老土了点,但是十五年前新建的警察家属院,孟辞的父母离婚后父亲就把房子留给了她。这里是商品房,虽然比不上部队大院严格,但想到自己邻居都是警察家属,也让人安心不少。

章程明把车停在楼门口,拿出手机:“加你个微信,有事咱俩联系。”

孟辞扫了码,道谢上楼。

家住在5层,对门是一对退休夫妇。

孟辞留心看了眼地毯,没有踩踏的脏痕,防盗门把手应该也没被人动过。上次孟辞拆快递的时候心烦气躁,胶条黏在了手上,她一甩手抹到了门把手上,现在门把手上还有黏糊糊的黑胶。

开门,一切正常。

孟辞松了口气,今晚发生的一切她都无法解释,还好她还能安然无恙的回家。

上了两道锁,关好窗户,拉窗帘,把整个屋子的灯都打开。

从孟辞回家的那一刻,窗外开始下雨,黑得深不见底。

——咔——咔嚓

电闪雷鸣,雨也越来越大。

夏季的夜晚像桑拿房。

咕。

肚子饿了。

孟辞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和一小颗油菜,以及一节蒜香猪肉肠。她熟练在锅中倒油、爆香食材,再倒入开水。面块和香菇鸡块面的调料包撒入沸腾的汤中,孟辞盖好了锅盖。整个过程专心致志,但她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个人还没走,还在跟踪她、盯着她。

她不愿意将那人称之为——颜泽,因为颜泽已经死了。

想到这,孟辞顿了顿,如果颜泽没有死呢?

死人复活的想法更匪夷所思,孟辞宁愿相信是颜泽对她爱而不得,在中元节的时候对她趁机上下其手。

她靠在厨房水池边,拨通了章程明的电话。

“喂?”

“我这边没事,”孟辞怕章程明误会自己,解释道,“你能不能帮我查个人?”

“什么意思?”章程明虽然有权限,但不能滥用权力,否则他就算公器私用了。

孟辞明白这个道理:“人叫颜泽,身份证号我会发给你,看了监控,我觉得是他在跟踪我。”

“你认出来了?”章程明松了口气,还以为刚才孟辞那样子是见鬼了呢!

孟辞说:“对,他对我穷追不舍,是我前男友。”

章程明来了精神:“这么说的话,很多猥亵跟踪□□都是熟人作案,你放心,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好。”

孟辞挂了电话,感觉才回到人间。

伴随着窗外的风雨声,电视内播放着凤凰台的晚间新闻,她觉得还是“阳气不旺”,换成了军事农业频道的致富栏目。

又是金子,又是养猪,这下也算百鬼不侵了。

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刷手机,搜索词条“我看见了死去的亲人”,随机点入了一个高讨论度的8ch灵异版帖子——《我见到了死去的男朋友》。

楼主是一名26岁的独居女性,发帖时间是在2个月前。

楼主:【我男朋友死了,他跳河了,尸体打捞上来后我作为家属认领然后走流程。】

【说来很巧,我是他唯一的亲人了,虽然我俩还没有结婚。】

【我暂且称呼他为,A。】

【A在很小的时候父母车祸去世。我和他是研究生同学,在一起3年。】

【大约一周前,他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我觉得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我不能说他的职业,毕竟他在自己的领域小有名气,也许你们818可能找到相关新闻。不过,出了这件事情我也不怕你们扒皮了,因为所有资料都被删了,都变成了我一个人的臆想。没有人能够找到这件事的报道!】

孟辞手指停顿,什么叫“这件事”,难道指的是“跳河自杀”?

这帖子也太故弄玄虚了,不过孟辞还打算继续看下去。

【A和我是同专业的学生,大我两届,一直都属于阳光开朗的类型,反而我更不爱说话。】

【我没想到他会抑郁,最开始是失眠,睡不着。后来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然后他开始梦游。】

【那天晚上我半夜惊醒,发现他站在我面前直愣愣瞪着我,睁着眼睛的。嘴里一直嘟囔奇怪的话。】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说梦话,梦话几乎都是含混不清的。但他说得很清楚,如果不是我询问他,而他没回答,我会以为他在和我说话。】

【他在说:“唢呐声音太大了,新娘子还没来,等新娘子来了再放鞭炮”。】

【我以为他梦见和我结婚了。】

【然后,他又说:“新娘子怎么还没来……还没来啊,看来我还得再等等。我有点冷,我想烤烤火……”】

【天气挺冷,刚停了暖气,我怕他感冒,拉他上床,他很听话,上床就睡着了,再也没说话。】

【第二天早上,他早起去工作室,我在家睡觉。等我醒来的时候,人不在了,但我旁边有一滩潮湿混着泥土,像是水洒在了床单上,但隐约可以看出来是个人形。】

【打了电话,他说昨晚做噩梦了,应该是汗。】

【我给洗了,但那个水浸入了白床垫,成为了浅褐色,很恶心。】

【后来,梦话和失眠都很严重。】

【再后来,我接到了报警,他自杀了。】

【故事刚刚开始。】

孟辞嗤笑一声,楼主也说这是故事了吧。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