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死去的前男友回来了[悬疑] > 第9章 梦中梦

第9章 梦中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类的第六感很强。

孟辞觉得自己的直觉几乎可以让她成为“预言家”。

——先被刀的那种。

在看见厕所的时候,她就浑身不舒服。

而且,徐小旺知道她爱干净,宁愿一个下午不上厕所也不会因为堵车的理由而在医院厕所解决。别说是医院,就连商场内美食层和儿童游戏层的厕所她都不会考虑。

进入厕所后,她草草看了一眼就退出去。

整个厕所都不对劲,像是一处可怕的牢笼,或者更像是泡在浑浊河水中的羊皮囊,已经变成黄黑色的玻璃,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她藏在了女厕所对面的男厕所。

臭,但是很现实的臭味。

然后,她看见“徐小旺”以一种扭曲的姿态进入了厕所。她的全身骨节似乎都是塑料做的,走起路来疙疙瘩瘩毫不流畅,让孟辞联想到颜泽小区里那棵歪脖子的老槐树。

真是见鬼了。

如果说昨晚的是幻觉,那现在算什么?

孟辞屏住呼吸。

“徐小旺”哼着歌,进入厕所后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笑声,大概因为没有找到自己而恼羞成怒。

半分钟,她又出来了。

但整个体型都变了,她身上包裹着一层黑黑的浓雾,人类的五官模糊成一团浆糊,只剩下两个鼻孔和咧开的一张红唇。她撒着手里的花生,向刚才两人休息的楼道走去,她的身下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印子,将整个白色地板一分为二。

孟辞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

不是她不想逃跑,是男厕所的窗户被封住了。

在与女鬼反方向逃离和跟踪女鬼的二选一中,孟辞选择了跟踪。

至少密切注意女鬼,自己就不会被发现。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脚步声越来越远,孟辞躲在转角处偷窥,女鬼站在电梯门前,按上了上升键。

走廊内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全部消失了,医院的世界就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女鬼登上电梯,门关闭。

孟辞没靠近,将头缩了回去。

“叮咚”

紧接着,电梯门又开了。

孟辞听见指甲抓挠金属门板的声音,她抑制好奇心,没有探头。

“叮咚”

电梯门又关了。

开开合合。

孟辞心中默数三秒,小心翼翼看向电梯,只见电梯两旁的白色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两只血手印——刚才女鬼根本没有按楼层,也在反向偷窥走廊。

还好没有上当。

失去了女鬼视野证明两人已经拉开了距离,走廊尽头是医院主楼的侧门。

孟辞确认电梯上升后,悄声跑向侧门。

突然,侧门的玻璃折射一道黑影。

孟辞倏然回头,没有东西。

女鬼也不在。

但她总觉得怪怪的,好似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但女鬼上楼了,而且有且只有一只鬼,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孟辞将手覆在侧门上,思考再三没有推开——太明显的陷阱了。

她没有看见,那扇玻璃门后站着刚刚消失的女鬼,只要她打开那扇门,乌黑腥臭的头发就会勒住她的脖子,一点点让她受尽折磨窒息死亡。

孟辞退了回去,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如果现在上楼很有可能和女鬼撞贴脸杀,如果……她眼睛又瞟向了厕所,然后从容进入。

女鬼守在门后半天都等不到人,她打开侧门,进入走廊。侧门只开了一瞬,但孟辞听见一阵混乱的噪音,有医生在叫号,有护士在训斥家属,有人问哪里拿药。似乎现实世界通过那扇门打开了一条缝。

孟辞看向可以折射侧门的玻璃窗,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离开诡异世界的生路就是冲入那扇门,但刚才的时机不对。

女鬼再次进入走廊,她停在厕所门口,突然转头向里看。

明明没有眼睛。

但孟辞感受到炙热的目光,而且是从背后射来的。

“你在这里吗?”女鬼笑嘻嘻问道,“你说颜泽要杀了你,所以你要先下手为强。你想怎么下手呢……你想怎么……”

女鬼指尖轻点,推开其中一扇门。

没有人。

咦,那就应该在旁边。

“别躲了……我看见你了进厕所了……一一不得二哟,二二不……”

门吱呀被推开。

突然。

哗啦啦。

零零碎碎的黄色小米铺面而来,在女鬼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孟辞手握塞满黄色小米的马桶搋冲着女鬼的无面脸怼去!

小米灌入女鬼的喉咙,她发出疼痛难忍的尖叫,喉咙和脸颊冒出被烫伤的白烟。

孟辞头也不回冲向侧门,在开门的刹那间,白色灯光照在她苍白的脸上,将整个人打得透亮。

白光晃了她的眼睛,孟辞下意识回头,只见身后地板上有两个圆滚滚的黑色东西。

她脸色倏然一变,关上侧门。

杂乱的声音从背后用来,夹杂着徐小旺呼唤她名字的声音。

“孟辞!”

“你别愣啊!你再这么下去我真觉得你有问题了啊!”

“我的乖乖,你不会被厕所熏过世了吧!”

徐小旺急切跑来,孟辞瞥了她一眼。

“孟……”徐小旺急切扒住孟辞的手臂,“你有大病啊,脸色也不对,你再这样我可打电话给你爸了,好歹作为监护人管管你!”

孟辞后退一步,打量着徐小旺。

刚才袭击女鬼废了所有的小米,导致她兜里一点都不剩了。

徐小旺看孟辞这幅奇怪的样子,皱着眉问:“真病了?咱们不是刚看过医生吗,也没长瘤子压迫神经啊?”

孟辞仍然面无表情直勾勾地看着她,把徐小旺看得心里发毛。

刚才孟辞冲出的门消失了变成了白墙。

她环顾四周了五秒,不出意外她应该从里世界回来了。

但是,如果出了意外呢?

“我见鬼了。”孟辞说。

“你说颜泽?”徐小旺松口气,“乖乖,你终于说话了。”

“你不是不承认他死了的事实吗?”孟辞反问。

徐小旺无奈:“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俩都这么刺激的开局了,只要不杀人放火我都随你。”

孟辞按下电梯。

“你坐电梯去哪,13楼?那是内科吧,你不舒服了?”

孟辞来过人民医院的13层,去年胃不舒服的时候就是徐小旺陪着她做胃镜的。

人民医院主楼一共15层。

孟辞没说话。

电梯门打开,仍然热热闹闹的,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味。

徐小旺小碎步跟在孟辞身后:“等等我啊!”

“等什么?”孟辞径直走向其中一间病房,屋内躺着两个正在睡觉的病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孟辞进入。

她推开通风窗,背对着窗户,呼呼的风声吹起她凌乱的头发。

“你干嘛!”徐小旺意识到孟辞即将要做什么,尖叫道,“疯了啊!”

孟辞眼神轻蔑:“你不会真的以为能骗到我吧,你的眼睛呢?”

徐小旺瞪大眼睛,扒着脸颊:“什么眼睛?我的眼睛在这里啊,你赶紧跟我回3楼看医生吧!”

孟辞坐上窗台,只需要轻轻一仰,她就能栽下去:“你的眼睛被你挖出来了,所以你一直都看得见我的行动轨迹。”

刚才,再关上侧门的瞬间孟辞在地板上看见了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带血的眼球。

女鬼是幌子,而她的眼睛始终盯着自己。

都不傻子,她预测了自己的行动,而自己预测了她的预判而已。

她只是故意进入了侧门,在女鬼放松警惕的时候顺利进入最高层。

“你在说什么?”徐小旺狡辩。

“没什么,噩梦总有醒来的时候。”孟辞身体向后一仰,呼啸的风声擦着耳朵。

下坠的过程中,她看见“徐小旺”面目狰狞的冲到窗口,恶狠狠的瞪着她。

“——嘭!”

坠落。

下一秒,孟辞猛然惊醒。

车内放着愉快的音乐,徐小旺坐在驾驶上哼歌。

两人在四环的高架桥上,车流量不小,但行驶通畅。

徐小旺嚼着酸果糖,撇了孟辞一眼:“醒了?真难得啊,你居然还睡着了。”

孟辞嘴角微微一动,伸手摸兜。

满的。

都是小米。

重开了吗?

窗外的景色匆匆而过,孟辞手指敲击着玻璃。

玻璃反射着她和徐小旺的影子,只不过在夕阳下,徐小旺的身影非但没有被染成柔软的红色,反而变得更加冷硬,如同一尊雕塑。

她的五官如同融化的蜡烛交融在一起,嘴唇咧开一条缝,一张一合问道:“是不是晕车了?”

孟辞没说话,垂眸瞥见了门把手。

只要在梦境中死亡,就可以离开噩梦。

第一场的车祸,第二场的跳楼,第三场又要车祸吗?

她拽住门把手,与此同时,原本徐小旺正好关切看向孟辞,倏然眉头紧皱,斥责道:“孟辞!你做什么,给我老老实实呆着,疯了吧还想开门!”

犯什么病?

脑子真的傻了?

明明去医院检查没有问题的。

孟辞侧过身,打量着徐小旺的脸:“你不是她。”

徐小旺不明白她要作什么,但如果现在她拉开车门跳车,这个速度,肯定是重伤。

徐小旺踩下刹车放慢速度,后排车辆倏然按动喇叭,整条街道充斥着鸣笛声。

徐小旺急了:“你瞎说什么呢,做噩梦了吧你!孟辞你别发疯,你现在跳车就会被车碾成一滩烂肉,赶紧把胳膊给我缩回来!”

孟辞深吸一口气,她望想徐小旺后脑勺的玻璃。徐小旺披散着头发,她发质保养得很好,柔顺乌黑。

突然一双手从她后脑勺伸出来,拨开了层层叠叠的头发。

孟辞看见了她头发背后的另一张脸,一张陌生的,形似颜泽的男人的脸,在对他微笑。

再来一次吧。

让噩梦结束。

她拉开了车门。

“孟辞!”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3-11-10 17:15:25~2023-11-13 18:25: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蔷薇花修行者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