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死去的前男友回来了[悬疑] > 第10章 绝版杂志

第10章 绝版杂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咔。

徐小旺眼看孟辞开门,迅速上锁。

“疯了!”

孟辞黑宝石般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不开门吗?”

“你要是掉下去,那你这张花容月貌的脸就完蛋了!”徐小旺不知道孟辞是不是真发疯了,她浑身发抖,打开双闪,停在紧急车道上,“你再这样咱们就掉头去医院,把你锁床上。”

孟辞没说话,依旧直勾勾的看着她。

过了三秒,她笑了。

“你笑什么?”

孟辞的笑阴惨惨的,让人汗毛倒竖,徐小旺怀疑她一定是被附体了,这种程度的笑容正常人类绝对做不出来!

“笑自己。”孟辞说。

她从兜里掏出小米,张嘴,灌入口腔。

“你疯了!生米,完了完了你要是拉肚子能别喷我车上吗!”徐小旺疯了,孟辞究竟在干什么啊,一会儿说自己见鬼了,一会儿说颜泽已经死了,现在半疯抽风状态!

这吃下去万一呛到气管呢?

徐小旺松开安全带,扑向孟辞,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别吃了!”

孟辞被她的晃悠得晕头转向,喉咙发出呜咽的声音,徐小旺看见一缕黑烟从她微微张开的嘴唇中钻出,顺着车窗缝隙飘走了。

“卧槽!”徐小旺吓了一跳。

口气还能实体化?

孟辞咳嗽了一阵:“我回来了,行了啊!”

语气淡定无奈。

和平时一样。

徐小旺掐住孟辞柔软的脸颊:“怎么回事?人格分裂了?你嘴里钻出来什么玩意啊!”

“鬼。”孟辞靠在真皮座椅上,大汗淋漓,她喝了口水,把小米硬生生吞咽到胃里。

徐小旺松口气:“怎么回事?”

孟辞说出了两场梦中梦。

这个鬼很聪明,在知道自己会识破幻境之后,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

徐小旺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她自己,她的眼睛和感官被蒙蔽了。如果和前两次一样选择自杀,那么她会在现实世界真正死亡。

徐小旺原本是不相信鬼鬼神神的,说相信孟辞其实算是一种安慰。但刚才她真的看见一个扭曲的黑雾从她嘴里冒出来,如同细细长长的蛇掠过空气,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真的撞鬼了。

言下之意,孟辞没有撒谎。

徐小旺问:“你怎么区分幻觉和现实?”

“你停车了,还打开了双闪,很注意安全驾驶交通规范。”孟辞笑道。

徐小旺第一次感谢自己的驾驶能力。

“但我不知道那个鬼要做什么,而且这玩意可以在白天出现。”孟辞分析道,“小心点,我担心你也中招。”

“我老爸说我八字硬,魁罡命,没事!”徐小旺发动汽车,“还去图书馆?”

“当然。”

一路上再也没发生诡异的事情。

徐小旺虽然没经历,但看孟辞脸色惨白的样子就知道刚才应该很可怕,要知道孟辞去恐怖的密室逃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会淡定的警告NPC不要碰她的脚踝和手腕,否则她会忍不住踢人。还有一次,她躲在门后,将突袭进来的NPC吓得嗷嗷惨叫。

终于抵达学校,太阳落山。

社会与人口专业有专门的图书馆。

不是期末复习时间,图书馆连一个人都没有。

孟辞找到一台内部网络电脑,输入自己的学生用户名后登录。

内部文档全部电子化,方便了两人查找。

输入:【一一得二叻,二二不相见,相见不欢叻,二二归一】

很快查询到对应结果。

只有一篇文章出现过重复字眼。

文章作者叫钟琦,发布时间是八年前,发表在杂志《社会与民俗》上。这本杂志早已经在七年前停刊,孟辞家里还收藏了五期绝版。

这篇文章叫《民俗中的诅咒和人民臆想与恐慌》

【笔者在前往土山镇途中记录了当地特色歌谣,歌谣一共有四句:“一一得二叻,二二不相见,相见不欢叻,二二归一”,曲调抑扬顿挫。但根据土山镇村长描述,这首民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土山镇建立的时候。相传,太平天国时期为了躲避战乱,江南地区向东迁徙。有部分老百姓逃往深山,在这里落叶生根,形成了以土山镇为中心,南山镇、北青镇、卧龙岗为环形的村落矩阵。但根据《南山县志》记载,这地方的原住民可以追溯到宋朝时期。】

【虽然土山镇的人都听过这首歌谣,但无人理解其具体含义。村长表示,这首歌谣代表了一种古老的诅咒。关于这首歌还有一则故事。在军阀混战时期,当地军阀梁芳带手下部队扫荡附近村落,搜刮粮食,抓壮丁充军。土山镇的村民们连夜逃走,只剩下了一户人家——三狗子。】

【三狗子是土山镇一个疯子,年幼时随父母走山路去附近村镇赶集,但不知遭遇什么,父母从山中跌落,三狗子回到镇上已经半疯半傻,嘴里一直嘟囔这首歌谣。当梁芳进入土山镇地界后,因为三狗子哭闹不愿离开,村民们只能无奈放弃。梁芳率部见土山镇人去楼空,勃然大怒,将怒火发泄在三狗子身上。】

【三狗子惨死,梁芳继续向西率部进发。然而在刚离开土山镇时天降大雨,士兵们看见不远处悬崖上站着一个人影,定睛一看发现是刚才被捅成马蜂窝的三狗子。三狗子含混不清唱歌谣,雷声阵阵,天降大雨,昏天黑地。土山镇发生了罕见的泥石流。】

【后来,梁芳的部队连他自己全部消失在土山镇。】

【十年后,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土山镇的村民从山间找到一名浑浑噩噩的年轻士兵,他自称是梁芳的部下,正在寻找大部队。但经过村民的救治,此人仍然没有恢复神智,而是哼唱“一一二二”的歌谣。后来,这人在半夜发疯跑入山中再也没出来。】

【这是土山镇的民俗传说之一,相传这首歌谣可以打开阴界大门。】

【笔者胆大,将歌谣记下并且复述歌声,但无事发生。】

【各地民俗传说都有类似的灵异传说或诅咒歌谣,这些都是反封建反侵略时期下的产物,主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关于歌谣只记载了这一部分。

但土山镇……这不是孟辞采访去的南山镇附近吗?

她将文章下载储存在手机中。

徐小旺故作深沉说道:“颜泽是‘死人复活,篡改记忆’,土山镇是‘有仇报仇’,听起来似乎是两件事啊。”

这则故事其实很有启发,但孟辞有说不上在哪。

搜索作者钟琦的名字,找到了这位作者发表过的所有文章,然而从四年前这个人就不再发表任何论文了。

从可以查询到的信息来看,钟琦曾经是上京大学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经毕业于华清大学古汉语文学专业,与二十年前在上京大学任教。两年前,他从上京大学离职。

孟辞给自己的导师张合慕发了一条微信:【张老师,您知道钟琦教授吗?】

不一会儿,导师恢复了信息:【知道,原来的系主任】

孟辞说:【我有事情想询问他,您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导师找了一会儿:【我找给你,去年给他们家寄过一箱橘子。】

孟辞和她的导师张合慕关系很好,导师也清楚孟辞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所以放心把地址给她。不一会儿,孟辞就收到了电话和地址。

离开图书馆已经是晚上七点。

徐小旺问:“怎么着,大侦探?去我家睡吗?”

孟辞仰头看着被云层遮挡的月亮:“送我回家。”

“什么?都这样了你还自己住,你不怕半夜颜泽来家里?”徐小旺惊诧。

“他都复活了,我还怕他?”孟辞笑道。

徐小旺说:“也对,死人最硬。”

“滚。”孟辞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鬼是冲自己来的,所以分开是最安全的选择,鬼会攻击她,而不是自己闺蜜。

徐小旺和孟辞毕竟认识了很多年,她心里想什么自己也门儿清。她胳膊搭在孟辞肩膀上,凑近她:“喂,你可别搞什么自我牺牲啊!万一你出事了,我得后悔一辈子。”

孟辞把她推开:“你知道怎么区分鬼和人吗?”

徐小旺:……

“如果你出事了,我得返回救你,这样危险系数更大。我一个人的话,行动自如。总的来说,你会拖累我。”孟辞直言不讳。

徐小旺想反驳但找不到任何疏漏:“好啦,知道你不愿意拉我下水。这样,你有事就跟我说,我今晚就不睡觉了。”

“好。”

徐小旺将孟辞送到北化小区门口:“到家告诉我。”

孟辞上楼,回家。

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没人擅自进入房间。

她从电视柜里拿出自己和颜泽去西湖旅游时的照片,端详着男人的眉眼。

这么好看的人,变成鬼怎么能猥琐成这副样子?

——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烂掉的?

恶心。

孟辞给自己定了麻辣香锅,变态辣,然后快递了两袋小米。

准备就绪,坐在沙发上开始播放《亮剑》,在这种BGM里没人能够打过她。

然后,等着颜泽上门。

和前男友再次相遇,需要化妆吗?

孟辞敷上面膜。

夜色深沉,指针指到11点,《亮剑》播放到第三集,走廊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是颜泽。

他回来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