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死去的前男友回来了[悬疑] > 第11章 深夜颜泽

第11章 深夜颜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家后徐小旺坐立不安。

她找出全部护身符挂在身上。

今天发生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尤其是那些从孟辞嘴里说的话。

孟辞行为正常,而且她今天确实见鬼了。

该死的,明天一定网购一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红色条幅挂在客厅!

死人为什么会复活?

为什么孟辞的记忆会扭曲模糊?

徐小旺揉着太阳穴,她觉得自己也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孟辞好像说过有一件事她绝对不能遗忘。

但是,该死的,想不起来了。

徐小旺在客厅坐到了十一点半,她开始困了,给孟辞打去了电话。

“你那边怎么样?”孟辞问。

两人一直开着视频。

徐小旺哀叹:“我不敢睡,不过目前还可以,我应该叫阿姨陪我睡。我现在理解了,房子太大也不好,总觉得屋里有人。”

孟辞冷言斥责:“别瞎说话。”

“嗨呀,我困了,一会儿去洗个澡。不过你说这种情况是不是不应该进厕所啊,难不成我要拿个尿盆吗?总不至于我在上厕所的时候,鬼探出个脑袋吧。”徐小旺越想越害怕,但也敌不过生理本能,她说道,“我去厕所了,别偷窥。”

“哦哦。”孟辞无奈,“我又不是猥琐男。”

“我瞧着你也不太正经,谁在家等鬼的时候会穿红裙子啊,而且还是低胸露背的。”徐小旺嫌弃。

孟辞身穿吊带红裙,亮片在明亮的灯光下如璀璨的灯火。她纤细但并不柔软,几乎不需要用力就能看清她手臂上起伏的肌肉线条。她不是健身房锻炼的,而是练过八年的合气道,披散的长发看起来经过精心的打理。

如果不是孟辞手边放着的那把刚沾过鸡血的菜刀,徐小旺以为她要赴一场盛大的约会。

“你赶紧去吧,我就是看看他念不念旧情,万一看我长得年轻漂亮一股脑全部都招了呢。”孟辞笑道。

“相信男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徐小旺举着厕所向厕所走。

然后,视频断了。

孟辞应该是不太想听见自己上厕所的声音。

和徐小旺想的一样,不会有鬼偷窥女人上厕所,毕竟女鬼也有礼义廉耻,而男鬼没有道德也会被群殴的。

洗了把脸,离开厕所。

孟辞发来了微信:【我还是去找你吧。】

徐小旺笑:【想我了?还是害怕了?你穿红裙子就是为了给我看的吧!狗头.jpg】

孟辞:【你家在哪?】

徐小旺:【洞庭华府】

徐小旺发送小区定位。

徐小旺:【一会儿我去接你。我准备了熬夜套餐,薯片烧烤和绿豆汤!给你打车报销,别骑车了!】

孟辞没再说话了。

闺蜜之夜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洞庭华府是二环内比较有名的别墅区,安保严格,环境优美,而且必须要居主人亲自接或者打电话给保安室才会放外人进来。可能是注重隐私,十点过后小区内灯光变暗,只有半米高的地灯闪烁。

徐小旺收拾好桌子,重新在空气炸锅里烤上三文鱼。

这是孟辞最爱。

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四十分。

一会儿,孟辞发来信息:【我到了】

徐小旺:【好,等着。】

她身穿居家服和人字拖,穿过小区花园。

今晚的风很凉,小区内安静得连遛狗的户主都找不到。

虽说小区内没什么变化,但徐小旺仍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白天孟辞跟她说的话再脑海闪过“你能区分幻觉和现实吗”,“如果在你面前的是鬼怎么办”,话语不断在她的大脑中环绕,徐小旺的肌肉变得紧绷。

好黑,树叶沙沙作响。

没有流浪猫的叫声。

不太适应。

可能人类就天生畏惧黑暗,徐小旺缩缩脖子。

得赶紧找到孟辞,然后两人回屋再也不出门。

当她走过花园的时候,背后的地灯齐刷刷熄灭。

整个小区陷入黑暗中。

原本就害怕的徐小旺身体抖了两下,这物业怎么搞的,还没到十二点就断电了?

一年五万块钱的物业费白交了!

徐小旺心里骂道,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

这小区很多夜猫子,也有小年轻半夜不睡觉开party,即使是十二点,至少也有三四户亮着灯。但今天整个小区只有刚才自己的房子是明亮的。

不对劲。

不会真的遇见鬼了吧?

徐小旺身体越来越僵硬,她萌生出不想去找孟辞的念头。她好害怕自己会消失在黑暗中,家才是最安全的!

但,如果真有鬼,孟辞岂不是更危险?

徐小旺默念核心价值观,打开手机灯光,硬着头皮向前走。

屏幕闪了一下,时间跳到23:42。

徐小旺看了一眼,突然,大脑好似发出了紧急预警。

孟辞挂电话是11:28,难道十几分钟她就从家赶到这里了?

即使晚上不堵车,但也有15公里的距离,大概需要至少二十五分钟。

徐小旺直冒冷汗,难道说门口等待的不是孟辞?

是……鬼?

她已经快走到小区正门口了,宏大的中式大理石方形门就在前面五十米的地方,昏黄的灯光从下往上照亮,将平日华丽的正门照得像一座墓碑。

徐小旺停下脚步,看向保安岗亭。

原本应该有两个男保安的,人呢?

徐小旺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前方,终于在大门西侧的阴影下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估计偷摸抽烟呢吧,就说没事。

徐小旺松了口,继续向前走,那个男人也看见了她,然后离开了阴影。他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红色衬衫却异常刺眼。

等等!

不是保安……是……颜泽!

是颜泽的身材,颜泽的衣服,以及颜泽的笑容。即使间隔太远,但她看清了男人眼中残忍又玩味的微笑。

突然,颜泽头向右歪,手臂前后摆动,如同塑料木偶般以极快的速度向徐小旺冲来!

徐小旺尖叫一声拔腿就跑。

她立刻关闭手机灯光,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

那个人今天就是来杀自己的!

黑暗中的路仿佛没有尽头,徐小旺背后响起当当当沉重的脚步声。

她频频回头,发现颜泽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几乎可以看见男人咧开的嘴角,以及毫无血色的那张脸,像是一具残缺的木偶。

跑。

回家!

徐小旺左拐右拐,还好花园中有很多一米多高的矮树可以遮蔽她的身影。

她在学校时获得过百米冲刺冠军,即使男人也追不上她。

越跑越快,一个闪身后,突然,身后的脚步声却戛然而止。

没了。

徐小旺回头,颜泽不见了。

怎么会?

她也停下脚步,四下张望,但树影太暗,周围没有灯光,根本找不到男人。

难道放过我了?

徐小旺放慢脚步,倾听四周。

这个时候很可能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跑向哪里了,所以自己也不能发出声音,暴露位置。

她准备从别墅后门回家。

徐小旺轻缓挪动脚步。

沙沙。

沙沙。

只有叶子在动。

应该是跟丢了吧,快回家。

徐小旺绕道后门,刚要走出树林,她立刻将脚撤了回来。

颜泽赫然站在自家门口!

他在等自己自投罗网!

徐小旺大脑飞速运转,自己应该哪里跑?

回家还是离开小区?

小区的状态不对,她体力有限不可能像羚羊躲避豹子一直奔跑。相反,家是最安全的地方,要不然颜泽早就进家门杀死她了,而且,家里有两层防盗门,门窗都上锁,是最安全的地方。

要回家!

徐小旺搓了搓手指,努力控制打颤的牙齿,不让自己害怕的抖出声。

颜泽靠在墙壁上守株待兔,无论如何徐小旺都会回家,但等了三十秒,还没有看见那个女人的身影。他无奈的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嗡!”

徐小旺手机震动,屏幕闪烁。

哦?

在这里啊。

颜泽看向别墅正门闪身。

与此同时,徐小旺凭借爆发力冲向家门,僵硬的手指打开指纹锁。

此时,颜泽从树丛中捡起了徐小旺的手机,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

在徐小旺开门的一刹那,她余光看见颜泽从树丛中钻出来,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她立刻关门反锁,绝对不犯电影里的低级错误。

窗户已经锁好了,门也是。

和徐小旺预想的一样,颜泽根本进不来。

他站在落地窗外,双手下垂,面无表情,凝视着屋内徐小旺的一举一动。两人隔着一扇玻璃对视,徐小旺吓得全身发抖,但眼睛不敢挪开。

她手去摸桌上的电话,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我要报警,洞庭华府10-2,有人入室杀人!”徐小旺声音哆嗦。

但对面没有接线员,反而传出一阵嘻嘻的笑声。

颜泽将徐小旺丢失的手机举起来,放在自己耳畔,轻声说道:“徐小旺,谁入室杀人了?”

电话根本没打通!

徐小旺尖叫道:“颜泽,你要做什么!你信不信明天我就找大师把你超度了,不,不是超度,让你魂飞魄散!”

“我是人,不是鬼。”颜泽轻飘飘说道,“你被孟辞洗脑了吧,她最近精神状态不对,开门,我和你聊聊。”

“去你妈的!”徐小旺骂道。

这个颜泽浑身上下都是死亡的气息。

而且就算是大活人,她也不可能给闺蜜前男友开门的!

颜泽笑了:“真可惜,很可惜……”

“可惜什么?”徐小旺预感不好。

“可惜,我已经进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3-11-16 10:36:01~2023-11-17 18:34: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椰子啊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