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钓以倾心 > 第45章 今晚跟谁?

第45章 今晚跟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顷林场在跨省的另一座城市边缘,两人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

看到前方万顷林场的牌子,姜京陵重重吐了一口浊气,她挪了挪屁股全身小幅度活动了起来,差不多大半天都在车上,整个人都要僵住了。

“总算是到了。”

付御风也不动声色换气,按下车窗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附近就是林场,车窗一开,没一会儿,车里就被草木香充盈。

进入林场还有最后一道关卡,姜京陵停下车,朝大门旁的保安亭走去,表明身份:“你好,我是姜氏集团的人,这次过来是负责项目合作的。麻烦开一下门。”

老保安抬眼瞧了瞧,拿来一个册子让姜京陵登记。然后从保安亭里出来,朝车走去。

姜京陵只当他要检查车辆,也没在意,低头登记自己的名字。

写完后回头,却发现老保安正趴在车窗上,探头跟里面的人说着话。

姜京陵见状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近了才听到两人对话的内容。

“……几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老保安嗓门大,激动地趴着窗口。

付御风正含笑着应答。

姜京陵走着走着慢慢停下来,看着他俩。

听他们话里的内容,是互相认识的。

姜京陵走过去,寻着空挡插话:“御风,你们认识啊?”

老保安这才想起来还有她这个人,看姜京陵的眼神都热切了不少,“原来你是御风的同事啊。”

姜京陵一窒,一下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付御风这时才有机会说话,他从车上下来,给两人互相介绍起来。

“明叔,她是我的妻子,我结婚了。”

说罢,又转头道:“京陵,这位是明叔,小时候一直照顾我的。”

“你都结婚啦!”方明瞪大了眼睛,走近仔细看着姜京陵,“哎呦,好好好。”

姜京陵朝方明笑了一下,然后说:“我们先进去吧。”

叙旧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去开了门,一个上了车进林场。

付稠云不知道来的是他们,以为只是集团下派的普通员工,便安排了统一的宿舍用来招待。

姜京陵按照路线找过来,看到员工宿舍的那一刻人都傻了。

一排木头房,分上下两层。下层放着一些伐木用具,二楼给人住。

听到汽车动静,一些员工从二楼探出头来看热闹。

姜京陵被人像动物一样地打量了一会儿,忍着不适开口下了车。

付御风感觉不太对劲,也跟着下来。

见到人从车上下来,还是不认识的,便有员工大着胆子问:“你们是谁?来干嘛的?”

说话那人居高临下看着他们,姜京陵见林场这边竟然一点都没有提前打点好,有些不悦。但还是开口说明来意。

那人一听,问身边的人知不知道他们要来,周围的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姜京陵猜到这是付稠云给自己的下马威,也懒得跟他们置气,只问负责人的办公室在哪里?

“这条路直走,几分钟就到了!”楼上的人指了个方向,就聊聊散了。

姜京陵看了眼那条小路,车开不进去,只能走过去了。她想了想,走到付御风身边,“你在车里等会,我去找一下负责人。”

付御风在旁边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闻言只说:“我陪你。”

姜京陵想拒绝,付御风却说:“反正才几分钟的路程。”

见他坚持,姜京陵只好带上他一起。本来是几分钟的路程,可加上付御风后,就多花了点时间。

沿着小路走到尽头,才看清办公室的原貌。

说得好听是办公室,实际就是一个大仓库在门口隔了一间房出来。

姜京陵感觉经历了刚才事,见到什么都不奇怪了。她稳了稳心绪,敲了敲办公室外的铁皮门。

“咚咚咚——”

“门没锁,我们进去吧”

说话的是付御风,他熟门熟路地拉开铁皮门,先一步走进去。

姜京陵慢半拍跟着他,才想起来他小时候在这里住过,一定比自己熟悉。

一进办公室,姜京陵就分心打量起来。

右侧一个大透明落地窗,入目就是扑面的绿意,房间里的摆设更是让她想到了就地取材这个词。

办公桌是一个不规则木桩切割而成,会客的桌椅沙发也都是形状不一的木材简单加工,整个空间布置的非常原生态。

没想到付稠云人不怎么样,品味倒不差,姜京陵心想着,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随机又改变了想法:品味再好也没用!

又扑了空。

“我让明叔联系一下哥哥。”付御风很快给出解决方案。姜京陵却一反常态找地方坐下来,还出言劝解道:“你也别忙了,看来今天我们是见不到付稠云了。”

付御风也明白了言下之意,有些讪讪地坐下,没一会儿又站起来,问她:“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

姜京陵自然领情,“好啊,算一算快一天没喝了,倒多点啊。”

“好。”

付御风走后,姜京陵还是没忍住走到落地窗前。

窗外是绿林一片,此时热意褪去,日光斜照,橙金的光穿透林间,星星点点铺在绿调不一的林中,有种奇异的童话之感。

这一刻她忽然有点理解,童话里的神秘小屋为什么都在森林深处,仅仅是隔窗一窥,心里就升起了探究的欲望了。

开门声打断了她漂浮的思绪,姜京陵从付御风手上接过两杯水,一边喝一边放在桌上。

这时,她注意到办公桌上的一个相框。她绕到正面去看照片上的人。

两个小孩儿。

“这照片上的人是你?”姜京陵拿起相框,盯着上面一个蘑菇头的小孩儿问,“挺可爱啊。”

付御风表情比姜京陵还稀奇,“照片?”

“是啊,桌上摆着的。两个小孩,一个寸板头,一个蘑菇头。”

“是什么样的?”付御风好奇地问着。

“额……”姜京陵拿着相框,正琢磨着怎么形容,忽然门一开,就见到付稠云快步从外面走进来。

他进门后径直走向付御风,仿佛没看见姜京陵。

付稠云走到弟弟身边,语气有些喘:“你怎么过来了?”

说罢,还看了一眼姜京陵。

姜京陵分明看到那眼神里一闪而过的责怪,莫名委屈。

付稠云拉着弟弟上下看了看,确认没少一根毛后,这才转过来看姜京陵。

两相对视,唯有沉默。

姜京陵也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好话,收回视线摆弄着手上的相框。

付稠云看清她手上的东西,整个人炸毛一样,一把夺过相框,“谁让你乱动我东西了?”

相框失手,姜京陵吓了一跳,又被劈头盖脸吼了一句,积攒的怨气在此刻爆发,“看看怎么了?”

“没人教过你,别人的东西不要乱动吗?”付稠云站在道德至高地指责起来。

“你——!”姜京陵被说得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噎得脸都红了。最后恨恨哼了一声,扭头不争。

付御风见两人没几句话又吵起来了,赶紧出来转圜,“哥,只是一个照片,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付稠云见弟弟胳膊肘往外拐,心里不忿,“你怎么帮她说话?”

“不帮我说话,难道帮你?”姜京陵仿佛回血,昂着头揽过付御风的胳膊,示威一样:“我可是他老婆。”

“那又怎样?”付稠云也不甘示弱,拉着付御风另外一条胳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呵。”姜京陵一点不露怯,“路上缺胳膊断腿的见过不少,就没见过不穿衣服的。没想到付大公子还有裸露的癖好?”

“你——!”付稠云一噎,只拉着弟弟的手不放。

付御风站在两人中间,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胳膊就要被拉断了。他艰难的抽出手,安抚两方。

“不吵了,好吗?”他先是对哥哥说:“哥,你先让人安顿我们一下,其他的我们晚点再说。”又转头去哄姜京陵,“京陵,开了一天车也累了,我们先去休息,好不好?”

付稠云&姜京陵:“不好!”

“额……”付御风无奈,“那你们想要怎么样呢?”

两人惧是一愣,他们是下意识拒绝,根本没想过后续计划。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又火速移开视线,然后一起说道:“那好吧!”

付御风叹气,又互相哄了几句,才算是安抚好两人。

暂时的。

因为在决定付御风晚上睡哪里的归属权时,两人又吵了起来。

付稠云:“他自然是跟我睡,我是他哥哥。照顾他也方便。”

“你能照顾她一辈子吗?”姜京陵拿起法律武器,“我跟他可是结婚了,法律规定了后半辈子他得跟我一起。”

“我是他哥,我们流着一样的血,照顾他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我是他老婆,以后是要跟他创造血脉的,死了也得同坟,他跟我难道不是情理之中?”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谁都不输。吵的脸红脖子粗的。

最后还是付稠云觉得大吵大闹有失风范,来了一句,“我们在这吵有什么用?不如听御风怎么说,只要他说想跟你,我立马走人。”

“好啊,我也尊重御风的意见,他不想跟我,我绝不近他的身。”

两人一齐看向付御风。

姜京陵&付稠云:“御风,你说。今晚跟谁?”

付御风:“……”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