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我要读书 > 第44章 泥巴裹满裤腿(二)

第44章 泥巴裹满裤腿(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十三章泥巴裹满裤腿

在陶重走后没多久,雨便大了很多。徒巧华满脸担忧的听着雨声,想起在河子浜的家人,最后下了一个决心:她要回河子浜,她要到父母妹妹身边去!

想到这,徒巧华撑起伞跑到大街上想要拦住一辆出租车,可是滂泼大雨中此时又哪来的车呢?她又反身回屋里给陶重办公室打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只有无尽的嘟嘟声。她的心也伴随着嘟嘟声越来越沉,瘫软在了地上。

就在她挂断电话后没多久,突然响起了铃声,她眼神中迸发出一丝光亮,急忙接起电话:“陶重!”

却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李淼懒洋洋的声音:“徒小姐,可别听错人,是我李大公子。”

徒巧华瞬间失落下去,但又突然想到李淼那肯定有车,忙说:“李淼,能借我辆车吗?我要赶着回家!”

李淼不解:“这么大雨,我不是叫司机送你回家了嘛?你还没到家吗?”

徒巧华此时已用上了哀求的语气:“我爸妈在乡下。我要到他们身边去,我需要一辆车。”

李淼抬眼看了眼窗外越来越大的雨,脑海里幻想出电话那头焦急的倩影,心一横,说:“好,我帮你!”说罢,李淼就挂断了电话,揣起车钥匙就要往外走。李晴晴看见李淼要往外面走,忙叫住他:“哥,你去哪?!”

李淼看了看妹妹,摸了摸她的头:“哥哥去接人,你好好在家。”

李晴晴拉住李淼:“外面那么大雨,别去了。”

李淼笑了笑:“没事的,我去去就回。”说罢,李淼就撑了把伞冲入了雨中。李洪凯看着不管不顾的儿子,却没有阻止,只默默的叹了口气:这小子,和他年轻时候的脾气一模一样。。

徒巧华收拾好东西,就怎么也坐不住,焦急的在家里打转,听见敲门声,快步开门,正见李淼全身湿淋淋的,脸上还是带着那抹痞笑:“走吧?”

徒巧华看着冒雨前来的李淼,眼中中不由闪过一抹泪花:“嗯!谢谢。”她抄起东西,匆匆忙忙的上了车。

李淼将雨刮器开的最大,在暴雨之中飞速向着河子浜开去,徒巧华焦急的说不出话,双手紧紧的握在腿上。李淼第一次看见徒巧华露出这么焦急脆弱的一面,心下不由有种沉沉的情绪蔓延,他掏出一支烟,笑着打破了这份安静:“别担心,抽支烟吧,放松些。”

徒巧华接过烟,又慢慢的放下:“不抽了,雨大开不了窗。”

李淼笑着说:“没事,就别开窗了。我可不怕烟味。怎么?你莫非心疼我这车?放心,也就五十多万,便宜着呢。”

徒巧华听着李淼的话,也被他逗笑了,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又听李淼说:“我给你唱支歌吧。唱什么呢?梅花三弄吧。”

说罢,李淼也不等徒巧华回话,自顾自的唱了起来: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

徒巧华没想到这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竟然会唱这么深情的歌,她转过头,默默的看着李淼的侧脸,低声说了句:“谢谢。”

李淼似乎听到了,却没有答话,继续唱到: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车在雨声与李淼的歌声中快速飞驰,徒巧华渐渐的也平静下来。直到前方出现一片光亮,一排警车停在那路口拦住了他们,警察上前说:“同志,前方道路管制,不能通行。”

徒巧华看着近在眼前的河子浜,焦急的说:“警察大哥,我要回河子浜。我家里人都在那,还有残疾老人,我很担心他们,能不能帮帮忙?”

警察闻言,摇了摇头:“不行,市里决定泄洪。河子浜是泄洪区,你们不能过去。”

“什么?”徒巧华脸色一片惨白:“那里面的人怎么办?!”

警察摆了摆手示意她安心:“没事的,我们接到通知,已经开始疏散人群,你们放心。”

徒巧华知道过不去,焦急的想要大吵,就在这时李淼一把拉住她:“没事的,你别太着急。我们就在这等着。这是进出河子浜最大路的,他们出来了,我们就能在这里第一时间碰到他们。警察同志,我们就在这等着可以吗?”

警察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点了点头:“可以,你们把车停到路边。”

李淼随后把车停到路边,拍了拍徒巧华的手:“没事的,咱们就在这等。”

徒巧华下意识的缩回手,“嗯”了一声,然后举起伞,推开车门下车:“我去外面看看。”说罢,徒巧华举伞走到路边,眺望那就在运河边的村庄,只见那里现在漆黑一片,只隐隐可见桃山的轮廓,仿若一座巨大的坟墓。

李淼心里叹了口气,也举起伞,站到上风口,想要为她遮住一些风雨。二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直到好久之后才听见路那头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徒巧华连忙跑去,大喊:“爸妈!巧妍!!在吗?!!我巧华啊!”

徒老汉此时正坐着王家的小板车,听见女儿的叫喊声,连忙叫了起来:“巧华!!巧华!!”

徒巧华听见徒老汉的声音,脸上迸发出一抹狂喜,急忙跑过去,看见王一流正推着徒老汉,母亲与妹妹也都在,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都没事。”

李淼也走了过来:“这里雨大,咱们先上车吧,先挤挤。”

徒老汉以为这就是女儿的男朋友,上下打量他一眼,想到这么大风大雨他能陪女儿跑一趟,露出欣赏的笑容:“好,好,好!”

王一流看见来者竟然不是陶重,诧异的看了李淼一眼,但这也不是多问的时候,忙把徒老汉抬上了车。没多久,于红也开着车来了,王家也上了车。警察将剩下的村民安排上了警车和征调来的公交,清点了人数无误后,便给上面打了个电话:“河子浜村民已全员撤离,可炸堤泄洪。”

电话那头传来声响:“收到!准备炸堤泄洪。”

没过多久,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所有人将目光投去,只见一片火光之中堤坝被炸开,湍急高涨的河水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向着河子浜倾泄而去,转瞬间整个河子浜淹没在了汪洋之中。

所有村民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家园,有的已开始低声啜泣。

1998年的春夏交替之际,原来的河子浜成了一代人的记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