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三面环绕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乔伊华接到小珍的辅导员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老师说乔小珍已经旷课四天,马上就要放假了,是不是提前回家了。

乔伊华心里一惊,迅速让任秋去找她,这种事只能交给她。

在他眼中小珍当然是个乖孩子,她心里有叛逆的种子没叛逆的胆量。

能去的也就是家附近和外滩旁边转一转。

这次也是如此。

不过小珍看见任秋叫一声“任秋姐”就走开。

他们之间的事从来都不是密不透风,不过习以为常。

习以为常的原因小珍一直以来都是特殊关照,从年纪很小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就不是普通的朋友和小春那种“兄弟”,久而久之有多亲密都已经习惯了。

而兄妹有什么可吵架的?以前没有,不过这大半年任秋来劝和的次数超过过去几年。

这种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任秋跟小珍回家买了几个菜,两个女人准备喝点酒,小珍就喝了两小口,不知是辣眼睛还是难受,接下来就一直哭,就像决堤的大坝一样根本不停。

任秋本来就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症结在哪里,劝说也劝说不到点上,以为是乔伊华有了媳妇忘了兄弟这种戏码。

任秋一劝说,小珍哭的更厉害了。

最后她自己哄着哄着在沙发上睡着,睁开眼睛时候人已经不在,往乔伊华办公室打电话汇报时候无人接听。

那时她在花园的街头遇到了乔伊华周芸夫妇二人,小珍第一次直面他们夫妻,那种耻辱和羞愧的感觉让她胃翻腾的像呕吐,而乔伊华不顾周芸和她的感受拉着自己并不放手,完全不知道她处境到底在哪里。

最后闹的夫妻两个国庆结束行程。

周芸是心善,这样铁一般的事实眼睛看见的东西都可以原谅和相信,没有宣扬出去他们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晚上回到家,小珍坐在沙发上发呆一动不动的流眼泪。

乔伊华坐在旁边沉默很久。

最后拿着衣服离开。

发生性关系这种事情本身就讲究你情我愿,特别是很不正当的关系,不是夫妻履行义务,不需要哄骗和强迫,大家建立在相互默契的关系上就好,最好有点金钱往来,互不相欠,最后好聚好散。

他和小珍越来越难好聚好散,那能怎么样,最后真的要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吗?

他们认识那么久,如果产生感情很早就产生,到现在,不过痴迷年轻的□□,会贪恋新鲜感,刺激感,甚至追求这种背德感,享受在外人面前偷情又大胆的感受。

这种重度刺激和激情大约就是脑子冲动用来缓解高度紧张下工作上周围一切的压力。

让他想明白的还是周建东从北京回来时商量公司事宜谈话,周建东自然不会管他的私事,不过乔伊华是可以当着他的面领着小珍一起吃饭搂在一起,两个人有没有发生关系稍微有点经验就看出来。

周建东只跟他说,“屈己者能处众,好胜者必遇敌。欲常服者不争,欲常乐者自足。”

他和小珍之间的关系太紧了,拉的太直了,乔伊华就没有委婉缓和过一点。

所以间隔了很多天,他打电话给小珍,听到她“哥”也不叫也不打招呼,电话冷的像冰窖,喘气声都不想让他听出来。

乔伊华说:“你别憋着了,明天下午我有时间,谈一下。”

小珍声音很小:“不谈。”

“就在楼下椅子上。”

这是为了给她点态度和安全感。

不过隔天正好下雨,楼下也没楼下,他们就站在楼道。

他单刀直入:“以后我来之前一定会打电话给你,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小珍马上领会他的意思,而且看他很认真的样子,“真的?”

乔伊华说:“你看你每次见我的样子,像个老鼠见到猫一样,还真的假的。”

小珍没理会这些:“你说的真的吗?以后我们就,还和从前一样,不,就是很早从前一样。”

乔伊华点了下头,“你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小珍笑了一下,哄她开心可真难啊。

乔伊华就说两句话准备走,小珍说:“那你把钥匙给我?”

乔伊华愣了下,随后从风衣里拿出钥匙取了下来,“你可真行。”

小珍觉得这样有点过分,但他能想明白就要趁机斩断,反复无常太多次了。

小珍接过钥匙,有些安慰他语气说:“你说你以后过来会先打电话的,我一定在家的,所以就不需要钥匙。”

乔伊华:“当然,这是你家。”

小珍连忙说:“不不不,这是你的房子,也是你家。”

“以后就是你的家,不过也没人来敲门光顾了,你一个人好好待着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两个人只要不是那种关系,小珍就看他很顺眼,以前的很多事都可以不想不问不追究不生气。

乔伊华看她门都不愿意打开,在门口谈这些事,就径直走下楼。

小珍跟着过去送他下楼,外面的秋雨下的还不小。

乔伊华说:“回去吧,以后一个人住谁敲门都不要开,这地方一个单身女性住着要注意。”

小珍点点头“嗯”了一声。

刚走出雨里几步,乔伊华回过来说:“以后就春节和中秋节见一下就好了,亲戚来往都是这样。”想了下又说:“今年春节就不需要了,我和周芸想出国。”

他说的一点都不像开玩笑,那下次见面就是明年中秋节。

小珍直愣愣看着他。

“你怎么了?”

乔伊华给她分析:“你想想,我都结婚了,马上准备要孩子,有了自己家庭当然就不能关注关心别人,而且那么忙,你也长大成人要毕业了,就算乐于助人资助读书到大学毕业也应该结束了吧。”

他说的真真假假,不过暂且信了。

小珍低声说:“那搬出去拿出钥匙的不应该是你,应该是我。”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明年毕业了自己找房子住后这些都留给我吧。”

他一副要和人断绝关系的模样。

小珍又分不清他的意图。

见她心软,估计是有点后悔。乔伊华说道:“我是很认真的,你是思想自由的人,读那么多年书,上了大学想法很丰富,这几个月就当报答我吧,给钱你又多想。人到这个年龄段就是要各奔东西,特别是男女之间,周芸会多想,你心里看着也不开心,我们早就该分开的阶段没有必要每周每月出去吃个饭,你不是会觉得道德被谴责,社会会舆论?咱们也要遵循公序良俗。”

说话很无耻,是正话还是反话或者阴阳怪气。

小珍终于听懂他的意思,如果想每天见他就不要估计社会的眼光自己的道德底线,还可以和以前一样。

如果断了这段关系,那么以后就保持陌路人。

小珍轻声说:“那我明年中秋节,会买好些礼品去看你。”

乔伊华很坦然的说:“好啊。”

然后走进雨中,从背后摆摆手再见。

不过他想要孩子就需要和周芸修复关系,周芸那样情感洁癖的人怎么会轻易修复?

周芸还挑到最不适合的时机,想让他做个居家好男人,甚至做饭周末一起逛街,可以和姐妹一起吃饭埋单。

这些人设和他对冲,别说是周芸,即便小珍让他去做这些都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无论是情欲和传宗接代多重要,还是没有自己重要。

不过这些只是在行动上,嘴上会非常附和的说,有时间可以啊。

有时候周末周芸会带着同学到公司楼下咖啡店,乔伊华是很给面子的人,即便下楼一秒中,也会过去打个招呼,然后让任秋去买点小礼品给她的每个朋友送一份小礼品,或是时下最流行的丝巾,或是卖场最流行的甜品,总之,这种客气又面面俱到让人如沐春风。

他就是会做人做事,会让人又爱又恨。

不过是周芸见得多会看透他的把戏,会继续沉浸其中。

小珍完全看不明白,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相信什么。

周芸知道他的需求是什么,会推拉式的说,最近调理身体不方便怀孕,检查结果出来再来。

乔伊华是多精明的人,她想什么要什么满足那么多还想拿捏他的一切私生活。

不过彼此人设转变,双方都在结婚前不了解,所以除了佯装出来的客气,其他什么都没有。

而这种婚姻似乎又回到了乔伊华父母的状态,也是他理所应当的夫妻状态,吃饭的时候想吃什么自己做什么,每个人自己的房间,如果有了孩子轮流辅导作业,互不干涉生活。

周芸父母体制内又是文化人,即便有矛盾都是等周芸离开才会吵架,平时什么事会商量着来,大事以父亲为主,这是中国最传统的家庭环境。

周芸拿捏不了乔伊华,乔伊华更不会掌控周芸,爱情这东西没多久就散了。

很多年的感情,结婚一两年就会变,何况他们。

即便如此,双方谁都没想过离婚。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