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往生堂旗舰店 > 第11章 我们终将重逢7

第11章 我们终将重逢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日一大早,寻狱起了床,洗漱之后下楼来,熟门熟路的走进厨房,从挂钩上将围裙抽下来,系在自己腰上,挽起袖子,烤火准备做早饭。

二叔寻安野端着一杯咖啡走到厨房门口,说:“鸡蛋单面煎,嫩一点。”

“嗯,”寻狱点点头,顺口说:“夏业他们都起了么,叫他们起来吃早饭吧。”

寻安野淡淡的说:“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寻狱煎鸡蛋的动作一顿:“这么早就走了?”

寻狱还以为自己醒得算早,现在不过早上七点,没想到夏业已经走了?想到这里,不知怎么的寻狱莫名有些失落,煎鸡蛋都无精打采的。

寻安野欲言又止,想要提醒寻狱,不要和夏业来往。

但他张开口,最后还是没说出这句话,总觉得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大侄子不管记不记得,脾气都和以前一样,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寻安野摇了摇头,叹口气走出厨房:“鸡蛋要煎老了。”

寻狱这才回神,赶紧把鸡蛋盛出来,说:“对了,昨天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寻狱说的,自然是前女友突然身亡的事情。

女孩的手里死死握着一颗珠子,那珠子是女孩现任男友周仁兴手串上的珠子,这件事情绝对与周仁兴有一些关系。

寻安野说:“听说周仁兴已经配合调查了。”

周仁兴是当地有名的慈善家,他配合调查的事情很快被媒体传开,但是没用两天的光景,周仁兴便通过几个媒体透露,自己与女学生的死无关,还出示了不在场的证据,当天周仁兴在偏僻的乡下做慈善,一村子的人都可以给他作证,他是无法跨越这么远作案的。

夏业慵懒的划了划手机,微博上很多关于周仁兴的讨论帖。

——周仁兴可是有名的慈善家,我不相信他会杀人。

——现在搞慈善的太少了,这个周仁兴,可算是脚踏实地的!

——慈善?现在这个词儿还是褒义吗?搞慈善的哪个干净啊?我可不信他干净,没准人家女孩发现了什么,被他杀人灭口了吧!

——小心你的微博,很快会炸号的!

夏业微微蹙了蹙眉,女孩到底怎么死的,因为意识混乱的缘故,她自己也不知道,但夏业感受得到,那枚攥在女孩手中的珠子,沾满了怨气,绝对不会简单,简而言之,这个周仁兴虽然有不在场的证据,但仍然十分可疑。

叮铛——

杂货店的大门被推开,施部长走进来。

“今天晚上周仁兴会出席一个慈善晚宴,说白了就是拉投资的酒会。”

施部长将请柬递过去,问:“你真的要去?”

夏业接过请柬,打开随便看了看,微笑说:“当然。”

慈善晚宴会场格调非常高,一眼看过去,全都是衣着光鲜的成功人士,大家端着高脚杯,互相攀谈恭维,不管是谁,脸上都洋溢着模式化的假笑。

夏业还是那样一身白色的对襟衣,没有换西装,衣着也并不奢华,但莫名并不显得寒酸,反而衬托着夏业与生俱来的贵气。

“你是……?”

夏业刚走进会场,慈善晚宴的主办方周仁兴立刻发现了他,大步迎上来:“看着真是眼熟,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夏业微笑:“周先生贵人多忘事,您和您的女友曾经光临过小店,我的店铺就在传媒大学附近,周先生还记得么?”

听到“女友”二字,周仁兴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热情的说:“对对对!记得记得!你是那个杂货店的老板,失敬失敬!”

能参加慈善晚宴的,非富即贵,全都是周仁兴未来的金主爸爸,周仁兴自然要殷勤的招待着。

周仁兴又说:“之前就觉得夏先生与众不同,原来是施先生的外家侄子,我和施先生也做合作过几次,都很愉快,非常愉快!夏先生怎么没有进施先生的公司,反而是……?”

夏业说:“舅舅的公司我不喜欢,工作太无聊了,就自己开了个小店。”

“哈哈哈!”周仁兴简直不遗余力的夸奖:“夏先生真的特别特立独行和我们这些俗人都不一样,其实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公司的事情特别无聊,但没办法,还是要糊口的。”

周仁兴第一次见到夏业便贼眉鼠眼,这是第二次见到夏业,眼神更是放着光,趁着攀谈的机会,伸出去摸夏业的手背,口中说着:“夏先生请,别客气,我带你去里边坐坐。”

夏业看到周仁兴把手伸过来,不着痕迹的眯了一下眼睛,眼眸中闪过一抹嫌恶。

就在此时……

“周仁兴!!你把我女儿还回来!!周仁兴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畜生……”

一个穿着破旧夹克、头发斑白的中年人突然冲入会场,保安想要去阻拦,但是那中年人跑得太快,保安们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夏业趁着这个空当,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与周仁兴的距离。

“啊!!”周仁兴惨叫一声,被那中年男人一把扑在地上,立时掐住了脖子,中年男人发狠,死死扼住周仁兴,眼珠子发红,怒吼着:“周仁兴你这个黑心慈善家!畜生!把我女儿还回来!!!”

周边人群哗啦一声全部散开,周仁兴翻着白眼儿在地上挣蹦,保安冲过来,拉拽着发疯的中年男人。

“周仁兴你会遭报应的——!!”

“你这个黑心慈善家!”

“你把我女儿还回来!!还回来!”

周仁兴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连忙整理自己的衣着和发型,把头发顺好,气急败坏的说:“你这老东……”

他刚要破口大骂,但周边都是媒体,今日来的还都是他未来的金主爸爸,于是改口说:“你这个老先生,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女儿虽然以前是我的秘书,但是三个月前就离职了,如今她失踪,根本与我无关。”

“你以为我会信吗?!”中年男人疯狂的甩开保安:“我女儿的失踪就是你干的!!把我女儿还回来!”

“诶!快、快拉住他!把他带出去!别让他在这里发疯!”

保安几乎拉不住中年男人,又来了四个保安,这才架着中年男人离开,会场慢慢恢复了平静。

周仁兴用手掌抹了抹自己的头发根,干笑着对夏业说:“夏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夏业本就生得温柔儒雅,笑起来更是善解人意,说:“我也是懂一些的,舅舅的公司里也不是没人来闹事儿,见怪不怪的。”

“是啊是啊!”周仁兴点头说:“这些员工,素质太低了,唉——你看看,还是夏先生涵养好,怪不得我第一次见到夏先生,就觉得你与众不同呢,还有那家杂货店,布置的也特别温馨自在。”

“是么?”夏业挑唇。

“是啊!”周仁兴一个劲儿的凑近乎:“可不是吗!我第一次去夏先生的杂货店,就有一种亲切感,感觉和夏先生特别有缘呢!”

夏业感叹说:“和我有缘,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周仁兴一点也没有听懂夏业的深意,还在恭维:“是好事儿是好事儿!”

夏业言归正传,说:“听说周先生在找投资。”

“诶,不是什么投资,”周仁兴纠正说:“是想要请更多的人重视慈善,帮一帮那些没钱上学的孩子们,这是做好事儿啊,不是投资。”

夏业顺着他的话说:“那周先生你看,我能不能也做点好事?”

“可以!当然可以啊!”周仁兴更是殷勤。

夏业说:“不过我以前从没做过慈善,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规矩,有什么门道,还需要周先生你带一带我。”

“你太客气了!”周仁兴说:“现在的社会啊,太冷漠了,像夏先生你这么年纪轻轻还有爱心的人,真是太少见了,那些孩子们太需要你了,正好,我们正在筹划着建几个希望小学,夏先生如果想要参与,不如……咱们去里面详谈?”

“也好。”夏业点点头。

周仁兴在前面带路,两个人穿过会场,来到最里面的会客厅,周仁兴殷勤的请他坐下来:“我给你倒杯酒,咱们慢慢说。”

夏业坐下来,周仁兴的眼珠子差点看直了,夏业站着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文质彬彬,仪态儒雅,一坐下来,宽松的对襟长衫立刻勾勒出夏业的腿型,双腿修长,身材比例逆天,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贵气。

周仁兴猥琐的暗笑了一声,端着酒杯走回来,借着将酒杯递过去的动作,“啊呀!”很是浮夸的大叫一声,好似不小心,酒杯一斜,就要将红酒泼在夏业的白色长衫上。

哗啦——

酒水洒出去,夏业眼眸一眯,瞬间向后躲闪,一杯红酒全都洒在沙发上,夏业雪白的长衫干干净净,一点儿污秽也没有沾染。

周仁兴:“……”

周仁兴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很快反应过来,浮夸的叫着:“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笨手笨脚的,洒到夏先生身上了没有?我给你擦擦!”

周仁兴睁着眼睛说瞎话,夏业的长衫上分明没有一点污迹,他却还是伸过去,准备趁机乱摸。

啪!

一只大手突然从斜地里伸出来,一把握住周仁兴的手腕,不客气的向后一掰。

“啊——啊啊啊!”周仁兴发出惨烈的叫声。

那掰住周仁兴手腕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甚至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精心打着领带,眉头皱起来,不悦的压着唇角,脸上气压很低,仿佛一只生气的大狗子,随时都会咬人。

年轻男人凉飕飕的说:“再动手动脚,信不信我掰了你的爪子?”

夏业侧头去看,是寻狱。

一身西装革履,寻狱本就身材高大,样貌出众,如今被黑色的西装一衬托,俨然变成了……英俊的狐狸精。

作者有话要说:隔壁《漂亮仵作》入V啦,有很多更新掉落,欢迎去看文~

*

另外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呀!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