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往生堂旗舰店 > 第13章 我们终将重逢9

第13章 我们终将重逢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叮铛——

夏业推开往生堂杂货铺大门,杂货铺中黑洞洞的,一个人影悠闲的坐在漆黑之中,叠着腿,手中捧着一本线装古书,竟然正在黑暗中看书,他的眼睛……

散发着幽幽的绿光。

是施部长。

施部长听到动静,抬起头来说:“回来了?”

夏业走进来,关门:“你来的挺快。”

“你拜托我的事情,自然要快一些。”施部长一扬手,将一张便利签扔给夏业,说:“这是你让我查的,那个叫李素素的……履历。”

对于地府中央总厅的人来说,生老病死就是普通人的履历,夏业拜托施部长查这个,就是想知道那位中年大叔的女儿,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

夏业接过便利签,只看了一眼,感叹说:“死了。”

李素素的“履历”终结于三个月前,换句话说,李素素压根儿就不是失踪,在她失踪的时候,其实已经死了。

夏业眯眼说:“李素素的魂魄呢,去中央总厅报道了么?”

施部长摇头:“就知道你要问这个,我去查了,这个叫做李素素的女孩没有来报道过,而且不知去向,现在要么是孤魂野鬼,要么已经魂飞魄散。”

一个普通的魂魄,在阳气这么重的阳间漂浮三个月,夏业更倾向于第二种,说不准李素素这个人已经彻底消失,且干干净净……

施部长看向夏业:“怎么,平时你都不喜欢多管闲事的,这次怎么如此反常,还拜托我去查李素素的履历?”

夏业挑眉:“我是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不过……寻狱太认死理了,他听说了李素素的事情,不会放任不理,反正李素素的事情和周仁兴必然也脱不开关系,就麻烦一次,一劳永逸。”

施部长笑笑:“一物降一物啊,看来想让你动起来,还是司圜校尉有本事,我这个做舅舅的,是比不了的。”

夏业无奈的看了一眼施部长,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还要出趟门。”

施部长奇怪:“不是才回来?”

夏业说:“我调查了周仁兴这几天的日程,他这些天都要跑希望小学,不过今天很奇怪,会去一个偏远的村子。”

周仁兴的公司和这个村子完全没有联系,而且村子里也没有建设希望小学,同样没有任何慈善活动,调查起来八竿子打不着。

但夏业敏锐的发现,周仁兴每隔几个月,最多三个月就会跑一次这个偏僻的小村子,简直雷打不动,一年最少要跑四次,甚至次数更多。

“我准备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夏业说。

天色黑漆漆的,小村子没什么灯光,一切笼罩在昏暗之中。

白色的光芒一闪,仿佛错觉,夏业的身影便出现在这片黑暗中,犹如降世的惊鸿。

是车子的声音,一辆车子停在小村子的路口,因为村子里面太窄,这样大的车子根本进不去,只能停在门口。

哐!

车门打开,周仁兴从里面走下来。

“周老板,你可算是来了!”村子里有人迎接上来,看来和周仁兴非常熟悉,两边十分热情的握手,竟然开始攀谈叙旧。

沙沙……

沙……

轻微的响动声。

夏业眯了眯眼睛,猛地看向不远处的草丛,一个黑影蹲在地上,正悄悄的观察着周仁兴。

那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也就二十岁的模样,身材高大,极力猫着腰,让自己宽阔的肩膀藏在杂草从中,甚至用一片叶子挡着自己那张英俊的没有道理的脸。

夏业:“……”是寻狱。

夏业根本不需要走路,一个闪身出现在寻狱身后。

而寻狱完全没有发现突然出现的夏业,还在专心致志的盯着周仁兴和那些村民,他极力往前倾着身体,应该是在偷听周仁兴的对话,但距离太远,怎么也听不清楚。

啪啪……

寻狱感觉肩头被轻轻拍了两下,他猛地戒备,一把抓住搭在肩头的手掌,狠狠攥住,一回头……

寻狱发狠的面容空白了一瞬间,惊喜的说:“是你?”

夏业被他攥着手掌,差点过肩摔过去,他可以肯定,如果寻狱看到的是别人,那个别人早就被甩出去了。

夏业冲他微笑点了点头。

寻狱赶紧把夏业放开:“你怎么在这里?我没弄疼你吧?”

夏业不着痕迹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寻狱身材高大,力气自然也不小,夏业白皙的腕子被掐出一道红印,他轻轻摆手,那道红印瞬间消失,仿佛不曾出现一般。

夏业说:“我才要问你,半夜三更的,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寻狱压低了声音,甚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拉住夏业,让他也蹲在草丛中,用大树叶子挡住二人的脸。

夏业:“……”不愧是我选的司圜校尉,是不是历代司圜校尉之中最强的一个不敢说,但绝对是最呆的一个。

寻狱确定在三,周仁兴没有注意他们这边,才轻声说:“我偷偷调查了周仁兴……”

自从那日寻狱将中年人救下来之后,他就托人调查了周仁兴,寻狱也发现,周仁兴每三个月就会来这里一次,甚至一个月两个月一次,频率非常高,但每次来这个村子的时候,周仁兴的行程记录都是空出来的,什么也没有记载。

“这很奇怪,好像在偷偷摸摸干见不得人的事情,”寻狱说:“我就跟过来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发现。”

“可惜,”寻狱微微叹气:“距离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夏业见他垂头丧气,无奈的摇摇头,低声说:“村民说货很好,希望周仁兴能多进一些货。”

“你能听见?”寻狱惊讶:“这么远的距离你都能听见?”

夏业自然能听见,因为夏业与普通人不一样,寻狱惊讶之后,并没有觉得奇怪,也没有见怪物一样看着夏业,反而一脸佩服:“你好厉害。”

夏业:“……”

夏业干脆继续转达:“周仁兴说最近风头太紧,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进货不能太勤。”

“进货?”寻狱说:“到底是什么货?”

夏业摇摇头。

“村民说有其他村子也想进货。”

“周仁兴问他们安不安全,不要把自己出卖。”

“村民让他放心,很安全,都是自己人,如果真的能进货,感激他还来不及,不会出卖他的。”

两边说了一阵话,看起来非常熟悉,还握起手来,好像客套了两句,周仁兴那意思是要离开了。

寻狱对夏业招了招手,矮身在草丛中穿行,带着夏业来到一辆车子面前,拉开车门,让夏业坐进去。

寻狱是开车来的,毕竟村子这么偏僻,别说没有公交车和大巴可以到,甚至没有公路,都是盘山的野路,寻狱找不到其他的交通工具,只能自己开车过来。

“这个周仁兴,鬼鬼祟祟的,货到底是什么?”寻狱皱眉,英俊的脸面透露出低气压的严肃,真的别说,他板着脸的样子更加俊美了。

寻狱笃定说:“周仁兴这么偷偷摸摸,应该和李素素找到的秘密有关系……”

他说着,突然压低了身体,躺倒在车子的驾驶位上:“周仁兴过来了。”

夏业回头看了一眼,透过车窗,果然看到周仁兴正在往他们这边走,不过并不是发现了他们,而是上了自己的车,看来真的是要离开了。

周仁兴上了车子,村民还在热情的送客,等周仁兴的车子彻底离开,连灯光都看不见了,村民们才互相招呼着往回走。

寻狱松了口气,坐直身体,说:“我下车去打听打听,你就坐在这里,别出来。”

“等等。”夏业按住他要开门的手,说:“你要怎么打听?”

寻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身量高大,脸面又不是一般的英俊,给人一种很值得信赖的安全感,说:“放心,我就装作是开错路的驴友,朝他们问问路,周仁兴和他们这么熟悉,我不会一上来就打草惊蛇的。”

夏业:“……”狐狸精突然长脑子了,有一种儿子长大的感觉。

这回轮到寻狱叮嘱夏业,说:“你坐在驾驶位上,一会儿我出去,你如果看到不对劲,就把车子开走。”

“那你呢?”夏业问。

寻狱顿了一下,笑着说:“我这身板不是白练的,跑得可快了。”

夏业陷入了沉默,遥远的记忆从脑海中破土而出,金圜破裂之时,也是寻狱用性命保护自己,让自己快跑,寻狱从来都是这样,他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把很多东西,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

夏业直视着寻狱说:“我和你一起去。”

“可是……”寻狱刚开口,后面的异议全都变成了“嗬!”一声大喊。

夏业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寻狱仿佛一只受惊的大老虎,还是那种巨型的,一个猛子窜过来,死死抱住夏业的脑袋。

“头……头……”寻狱指着车窗,俨然成了个结巴。

夏业扒开寻狱抱着自己的手,好歹不让他挡住自己的眼睛。

“头发!”寻狱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黑漆漆的车窗外面,缠着黑漆漆的头发,一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仿佛鬼片的特效,嘭,一下子贴在车窗上。

“有、有鬼!”寻狱低沉短促的喊了一声,能看得出来,他虽然害怕,却还尚存一些理智,尽量压低声音,以免把那些村民惊扰过来。

寻狱喊着,再次紧紧抱住夏业。

夏业:“……”哦对了,差点忘了,堂堂司圜校尉,从小就怕鬼……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