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被渣的主角攻觉醒之后 > 第14章 温文尔雅设计师×作精少爷(换受)

第14章 温文尔雅设计师×作精少爷(换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临近新年,城市里一直到凌晨都张灯结彩,到处都是新年即将到来喜气洋洋的气息,路见淮被他的哥哥和亲妈轮番上阵劝说,终于在自己的设计作品打完样后收拾东西回了路家老宅小住,他从小一直住着的房间天天有人收拾着,窗户向阳,空气也清新,每个小摆件都规规矩矩地放着,没有挪动一寸位置。

路见淮自认他和家里人的关系算不上多么亲密,只能算得上是普通家庭中父母儿女的相处模式,但他的房间风格与全家设计风格割裂,甚至不喜欢别人随意动他东西这件事,路父路母给了他极大的尊重,甚至答允了他从一个小设计师做起的请求。

在他第一次搬出老宅的前一天,路见淮清晰地记着,晚上他的母亲来到他的房间和他说了一回话,女人年过四十,样貌依旧温婉,眉目间却带着沈氏家族独有的刚毅。

“小淮。”

他的母亲慢慢对他说:“妈这一辈子就生了你和见熙两个孩子,你年纪还小,才刚满二十岁,你出去生活这件事我同意,你去做设计师不愿意接受家里的安排,我也理解,但是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路见淮陪着母亲坐在床边,伸手安抚性地拍了拍路夫人的肩膀,轻声道:“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周末我会常回来看你和哥哥爸爸的,珠宝设计就是我想要做的工作。”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知道自己要走什么样的道路,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狭隘意义上的成功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亲人的爱他完全拥有,前方的道路没有艰难险阻,路见淮永远可以以路家为底气,去做所有他想做的事。

路夫人沉默了一会儿,才无奈道:“我不是想说你工作上的问题,我是想说,你和江家那孩子……你决定好了?”

路见淮顿了顿,他摩挲着自己的手指,在那一刻他的心里其实想了很多,他和江岁年家世相仿,又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上没有谁能比他和自己更加亲近,重点是,他当时完全确认自己是真心地爱江岁年。

他说:“我决定好了,等他回来,我们就领证结婚。”

路夫人皱起眉:“你真的决定好了?”

路见淮笑着看她:“妈,我真的决定好了。”

有些事就是不撞南墙心不死,不到黄河不回头,路见淮自以为的年少慕艾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化作泡影,路见淮看着江岁年被那个混血同学抱在怀里亲吻额头的时候,他只是有些微微的惊讶,更多的情绪像是完全被堵塞在了喉咙里,无法迸发,他理智地询问,清醒地处理,一直到江岁年从国外回来后,才淡定地写下分手的信息。

然后绝不回头。

一切的理智清醒只不过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在这段感情里他不是被渣男伤害的痴情人,路见淮在很久后才想明白这个道理,比起江岁年的无理取闹,他费尽心思地去照顾对方祈盼得到情绪价值的回应,实际上他才是那个需要依赖感情的人,无法挣脱的是从小到大日日相处的时间和沉没成本,而不是爱。

再回忆起来,路见淮不禁觉得他的母亲或许早就有预料,连续两次发问只不过是长辈早已经看到了他们最后的结局,不忍心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罢了,只可惜路见淮成绩优异,从小不需要大人操心,在感情上却兜兜转转,耽搁了十几年之久。

*

路见淮一回来家里就热闹了起来,个个眉眼带笑,做饭的阿姨和管家叔叔都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这么些个豪门子弟中,除去那些原本就被家里按照继承人来培养的长子,路见淮是这些人里最乖巧最讨人喜欢的孩子,每个来他家里的人都要夸一夸他。

“小淮,桌子上有水果,你先吃着!”

路夫人一身墨绿长裙踩着高跟鞋从楼梯上下来,一见到路见淮就笑开了花,她摸了摸耳朵上的绿宝石耳坠,坐到小儿子身边道:“你爸和你哥还在公司忙着,晚上才回来,早上吃早餐了没?别老是忙着工作不吃饭不睡觉,叫阿姨先给你做点儿吃的填填?待会儿我去参加一个小宴会,快过年了回来的孩子也多,小淮跟着我一块去吧,有看上眼的孩子,妈给你们牵线,你哥都三十好几了还没给我带回来一个媳妇儿,我们不管他。”

路见淮:“……”

他母亲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路见淮连插句嘴的机会都没有,下午的行程就这么被敲定了,他无力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答应道:“好。”

“哎呦小淮,你看妈戴个珍珠项链能不能成?我就不乐意戴那些首饰,重得要死,压脖子。”

路夫人给他看了看礼服的样式,总感觉脖子上还缺点东西,原本绿裙子戴珍珠首饰是十分合适的,路见淮正准备让管家帮忙去取一条简单点的珍珠项链,却忽然灵光一闪,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

“妈,你戴这个试试。”

路夫人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枚设计感极强的精美胸针,样式别具一格,以翠榴石为主体切割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内里镶嵌了一颗无色的晶莹钻石,旁边的同色系小叶彰显着生气勃勃的气息。

“这是……?”

路见淮一边给路夫人戴上胸针,一边解释道:“这是我的设计作品提前打的样,已经定稿了,名字叫【拨雪寻春】,年后要拿到外地去参加比赛。”

路夫人有些担心:“你比赛的作品我这……不会有人看见后抄你的吧?对你工作有没有影响?”

“不会,”路见淮戴好后看了两眼:“我的设计风格,其他人就算抄也抄不到精髓,反而会落俗套,他们不会铤而走险。”

他做珠宝设计这么久以来,稿子就算摆桌子上铺着,都没有人敢抄他的作品,在设计这一方面,路见淮的风格十分鲜艳,精致华丽的设计已经成为了他别具一格的象征。

“好看。”

路夫人闻言喜气洋洋地连拍了十几张照片,各个角度,细节和全貌哪里都没放过,一直到了宴会现场这种行为愈演愈烈,路夫人每见到一个人就拉着对方寒暄一番,然后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引到路见淮的设计作品上,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胸口的宝石胸针。

“好看吧?我儿子亲自设计的!第一个就给我戴上了!”

……

“那是那是,我们家小淮从小到大就优秀,其他人根本没法比的!”

……

“哎呦,我们小淮还小呢,还是孩子呢,这时候考虑婚事早了点儿吧?”

……

“哎,这得看小孩子自己的意思,家里人做主可不行,我儿子喜欢谁我就看好哪个,现在早就不兴包办婚姻那一套了 ”

……

眼见着路夫人和其他豪门夫人聊的话题越来越偏,大有要他现场相亲把婚事敲定的意图,路见淮连忙找了个借口远离了是非之地,他也是上车十分钟后才知道,这场宴会是傅家的夫人,也就是傅苍戎的母亲一手举办的,地点就在傅家宅子的宴会大厅里。

周一的时候傅苍戎真的把他家猫带到了公司里,路见淮特别招猫喜欢,他在工位上待了多久,王大强就在他腿上趴了多久,就连去接个水那只小白猫也要用爪子挂着他的衣服跟着,喵呜喵呜地撒娇,根本离不开他半步,段飞羽的嘴巴惊成了O泡果奶。

路见淮只能跟他解释:“这是傅总监的猫,我只是帮他照顾一下。”

他的解释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段飞羽惊成圆圈的嘴巴张得更大,塞一个鸡蛋也毫不费力,路见淮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放弃继续辩解,只能一边撸着小白猫的毛,一边想着待会儿怎么清理一身的猫毛。

路见淮来到宴会厅角落里,看着窗外碎碎的雪花发呆,丝毫没有注意到二楼不远处,一个男人拉着傅夫人朝他的方向指了指:“妈,那个就是您将来儿媳妇,漂亮吧?”

傅夫人连连点头,像卧底接头一样扯了扯傅苍戎的袖子,低声道:“你小子眼光还挺好,这样,我去搞定你未来丈母娘,你去好好招待人家小淮,要真有这么一个媳妇,你小子真是走了大运了!我们傅家祖坟冒青烟!”

傅苍戎比了一个“ok”的手势:“要不是这样我怎么可能让您专程开个宴会请路夫人过来?等我追到路小淮,高低得去给祖宗上柱香还愿。”

路见淮对此一无所知,他站在窗前低头看着手机,没一会儿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路见淮回头看见傅苍戎穿着一身笔挺黑色西装,内里的白衬衫没有一丝褶皱,红纹领带打得规规整整,西服袖口戴着一枚钻石袖扣,就连皮鞋也锃亮得可以反光照镜子,隆重得可以当场去结婚。

比起他一身简单的休闲咖色风衣,长发只扎了一个低马尾撒在肩颈上,身上没有一点儿装饰品,傅苍戎这身打扮显得无比严肃庄重,就算现在去开发布会,娱乐记者也能歪到他的穿搭上去,对傅苍戎的身形大夸特夸。

“傅总监下午好,厅里很热闹,我在这边透透气,一会儿就回去了。”

傅苍戎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还担心是我们家服务人员招待不周了,不过路小少爷在工作场合之外就不用称我是总监了,我们互相叫名字就好。”

路见淮点了点头,改口道:“傅苍戎。”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嗯……您的猫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4-02-11 03:17:34~2024-02-12 17:07: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掉脑袋切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候潮、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