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传说中的公主传说 > 第79章 王妃

第79章 王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颜在马车内吓得哆嗦,她坐在车厢的最外侧,闻言还是鼓足勇气,朝车外道:

“霍将军军务繁忙,不劳霍将军费心了,本宫自己会回去。”

“按大殿下的意思,霍某正好受邀要去天都参加大庆,与颜王妃同行。”

严颜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回,莫涟江听着霍岐的语气,对严颜似是并没有怀疑到要搜车,语气中也还算敬重。

她松了一口气,朝严颜点点头。

严颜立时明白,朗声对车外道:

“本宫离天都也久了,霍将军既然如此,那就快启程吧,不要让大殿下等急了。”

邺朔松了口气,靠在马车上,想来想去,倒是觉得这确实是个意外之喜。

马车启程,车上的人都松下了一口气,又互相看着了。

邺朔这放下心来,走了一路,这会儿车子一摇,上下眼皮的直打架的睡了,刚要打鼾,被寒魏彰一把捏住了鼻子又醒了。

邺朔拍开手,不耐烦的又合上了眼。

把对面的严颜逗得差点笑了出来,被莫涟江捂住嘴才忍住。

霍岐在车外问道:“王妃此前在天都,怎么这时候想到要来随州了?”

莫涟江松开手,严颜想了想,编排回道:“前日里,本宫去天都神殿祈福求子,神殿的大祭司说本宫福德浅薄,需得多做善事,广结善恩。

本宫这才亲来随州,散粮救人。大殿下要知,定然不放心,这才瞒着出来。”

霍岐点头,道:

“颜王妃求子积善是好事,只是随州凶险,下次若是来随州,还是即时通知末将才是。若是出了什么闪失,末将实在不知与大殿下如何交代。”

严颜客气道:“霍将军有心了。”

邺朔闻言,早就醒了,偷偷眼睛眯开一条缝看了看眼前的严颜。

虽然说莫涟江是天都闲客评出的天都第一美人,但是,

莫涟江身份过分的贵重,加上又有堕王成神的预言,以及性情散漫自由。

天都的各家贵胄崇敬欢喜,却少有接近。

可说起谈婚论嫁,当年这位户部尚书家的嫡千金,无论是家世,品貌,德行,乖巧柔顺都是数一数二的人选。

别说天都的贵胄了,就是王宫里的太子皇子,都趋之若鹜。

邺朔也是土生土长的天都人了,当年太子求婚被驳,最后,严颜嫁给大皇子成嫂,这种涉及皇室的三角恋八卦,邺朔读书之余,可没少吃这样的瓜。

此时,这种八卦里的人物就这么坐在面前,邺朔这时才看了两眼。

他看看对面的严颜,又看看旁边的寒魏彰,总觉得长得有些像。

严颜苍白瘦弱,一张面上只有一双眼睛有些颜色。她眼下有些泛青,有种困了许多天,一直没有睡好的疲惫感。直到看着莫涟江才从疲惫中,透着神采奕奕的喜悦。

和莫涟江的张扬不同,她是看着,就让人不生警惕的病弱柔顺感。

邺朔想着,这疲惫病弱,瘦的不堪一握,风吹就倒的容貌姿色,当年怎么就引得大皇子和太子争夺了。

严颜好奇的看了看对面的寒魏彰,寒魏彰客气的抱拳恭敬的拜下,并没有要仔细看她,也没有要被她仔细看的意思。

严颜伸手想扶,可还没伸出又想到什么,又连忙收回手,有些窘迫的揣手回了袖子。说不得话的看向莫涟江。

莫涟江笑笑,伸手扶起了寒魏彰,又摇了摇手,示意不必了。

邺朔是越看这两人,越觉得像极了兄妹。

到了夜里,严颜和霍岐一起住了驿站,三人才溜下马车,掩了容貌,同样在驿站里找了两间房住下。

邺朔啧了一声,看着已经像尸体似的躺在床上的寒魏彰道:

“寒将军,你和公主什么关系啊,在我面前还用的着避嫌。你和公主一间屋子,我又不会说什么,用得着这么来恶心我吗?”

寒魏彰妥帖的给自己掖好了被子,道:

“到了天都,我就会向陛下求亲公主,陛下答应之后,我们就是夫妻。现在还不是。”

他说到这,闭上眼,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邺朔这倒是不意外,又想起什么,收拾完坐到了床边,八卦出了那在心里盘踞了一天的问题,道:

“你和轩睿王妃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此次是第一次来天都。除任礼,述职,军情急报,寒氏不得无诏入天都。这是天机国开国就定下的规矩。”

寒魏彰回道。

“那就是你爹。寒老将军来天都述职的时候,是不是和严大人的夫人?啊~?你怎么和颜王妃长得像兄妹一样。”

邺朔挤眉弄眼的,言语间的“是不是?”,“啊~?”怎么听怎么猥琐。

寒魏彰睁开眼,瞪着邺朔道:

“你再说一句试试!”

邺朔也不怕死,偏要真再说了一句,试试就逝世。

于是贱兮兮得接着道:“不对,要是兄妹都长得像寒老将军,也不至于这幅长相,那就是魏夫人和严大人……。啊啊啊啊啊!!!!!!!”

天不亮,莫涟江和邺朔寒魏彰三人趁着霍岐的守军疏忽,提前进了马车。

莫涟江打着哈欠,掀开车帘,被早已坐在马车上的邺朔和寒魏彰吓了一跳。

主要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邺朔吓了一跳。

昨日邺朔和寒魏彰是并排坐着,今天就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和寒魏彰并排,见莫涟江来了,比寒魏彰伸手还要快一步的把莫涟江拖着和他并排而坐,又拖了莫涟江的一条胳膊在自己面前挡着。

莫涟江看这架势就知道,邺朔这是又嘴欠了。她忍着笑,明知故问道:

“邺大人,昨晚没睡好?”

“我……我也没说什么,我说你们莫氏都喜欢这种病怏怏的短命长相。”

寒魏彰捏紧拳,瞪着他道:“邺朔,你内涵谁短命?!你昨晚这么说,我能揍你!”

邺朔闻言连连往莫涟江身后躲。

“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

“好了好了,将军。息怒。”

严颜上了车,见到这样的三人也犹豫了一下,随后挤挤挨挨的坐在了莫涟江身边的另外一侧。

三人坐在一边,莫涟江被一左一右牢牢攀着她胳膊的两人挤着,又看着对面的寒魏彰。

莫涟江实在是被挤得有些哭笑不得,起身想坐到寒魏彰身边去,却被严颜和邺朔一左一右的拽着不许动。

车又行了一日,到了傍晚,严颜和邺朔都靠着莫涟江的肩膀,睡着了,睡得香甜又安心。

寒魏彰在对面看不下去,这两人还真把莫涟江当什么靠山了一样,她饿了一路的身体,能当什么靠山?他想把邺朔拎过来,被莫涟江抬手制止了。

“颜王妃,前面就是天州了,已经到州门了。”

严颜睡得正香没有醒来,车马在天州门前停了下来。直到车外,霍岐的声音响起,朝天州州门处的人,拜见:

“大殿下。”

严颜冷不丁的警惕惊惧得地睁开眼。一下笔直的坐直了。

她似是不敢相信耳朵,震愣着了一会,又看向了车内的三人,这才镇定了下来,朝他们点点头。

竖耳听着车外的对话。

莫燧煜站在轩睿王府的豪华车驾前,扶起霍岐的拜见,道:

“霍将军一路劳顿了,王妃不懂事,也多亏霍将军找寻护送,一路费心了,实在感激。”

霍岐直起身子,让开指着身后的马车,道:“王妃无事,大殿下放心。”

莫燧煜拍了拍霍岐的胳膊,点点头。这才走到了马车前,他转了转眼珠,没有动头的看了看稍微有些一侧比一侧微重的车轨,道:

“王妃,本殿亲自书霍将军庇护,又不放心来门接你回府,你快下车马,随本殿回吧。”

严颜猛烈的咳嗽起来,

“大殿下,我身体不适,不适合与殿下同乘。我坐着小车回府,也能低调些。”

霍岐闻言,有些奇怪的往这边看了一眼,可这毕竟是他们夫妻之事,霍岐想来不便管的太宽。

何况,严颜素有贤德恭顺之名,霍岐只当是严颜当真因病顾忌莫燧煜身体,才拒绝了一番。

莫燧煜闻言,脸色一变,踏上车板,一把掀开了车帘。

车外的光,照亮了严颜满脸的惊恐和苍白。

和莫燧煜背着光,阴郁的四处打量的眼。

“车上没人?”

莫燧煜压低声音小声质问道。

严颜惊恐的身躯都快缩成了一团,道:“殿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最好没有别人,要是有,霍将军发怒,就是我,就是你爹也保不住你!”

严颜一口咬定,身子抖归抖,语气却依旧倔强,道:“我不明白。”

莫燧煜定睛看了她一眼,脱下了身上的披风给严颜披上,披风披上的那一刻严颜不自觉地吓得抖了一下。

“下车。”

严颜咽了口口水,在莫燧煜的搀扶下,下了车之后见到霍岐拜了拜道:

“谢过霍将军这一路护送。”

“不敢不敢。末将职责所在。”

霍岐连忙回道。

莫燧煜扶起霍岐,这才搀着严颜的胳膊,一路送上了他来时的车驾。

严颜进了马车依旧掀帘子,郑重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简陋马车。

莫燧煜看到了严颜看着的方向,拽下了帘子。

朝霍岐身边的天佑军吩咐道:

“本殿王妃怎能搭乘这么简陋的马车,去烧了。”

三人伏在山坡上,看着远远起火的马车。

马车上跟本就没有人,在停车的那一刻,他们就拆了早就准备好的车板,趁着霍岐和莫燧煜招呼拜见的空档逃了出来。

又是严颜留在车里,装着咳嗽重新盖好,仓促掩上的地上的盖毯。

可是,空车去查终究还是会有蛛丝马迹,严颜这才故意多看马车,假意车下躲着人的样子。

一是,为了迷惑他们真正逃走的方向,二来,马车在霍岐眼下不能搜查,最好的办法也就是一把火烧了,而这样反而毁了被拆过的车板和盖毯。

邺朔忍不住感慨道:

“外人都传大殿下情深,王妃温婉恭顺,这么看来……不一定。”

“温婉恭顺,哼。”莫涟江听到这样的世俗评价多有些不屑,道:

“严家小姐最是重情义,明事理,最外柔内刚之人。”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