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30岁还是喜欢男大生 > 第15章 不可以

第15章 不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嘟嘟——

手机在桌上震了两下,曲银灯还开着有语音通话不方便,于是在电脑上点开,是好久没联系的方亚。

他问:“周六下午一起打球吗?”

她顺手往上翻了下,距离她们上次说话已经过去了8天。

“我不确定,最近工作太忙了,时间不属于我自己。”想了想,她又问,“周五晚上告诉你的话,会不会来不及?”

“当然不会,我可以空出周六整天的时间。”方亚立刻说。

“怎么不用去做实验吗?”

“这周不去了。”

“是不是和别人约了打球?”曲银灯叹气,“万一我爽约,你不就白等一天。”

“那可以不爽约吗?”方亚配了个搞怪的小猫表情包。

曲银灯被逗笑了,只好说:“我尽量。”

没想到周六还真没安排什么事,反而是周日要再去一趟通州。于是周五晚上,她告诉方亚明天有时间,他立刻发来了两家球馆让她选。

她没跟方亚说过具体住哪儿,但有讲过公司附近的地铁站,两家球馆的位置都在她们的中间位置,价格也差不多。她随便选了一家,正在看需不需要预约,方亚就发来消息:

“场地约好了。”

“好。”她认真回复,“明天见。”

---

她平时披着头发的时候多,今天特意都盘了起来,还拿出许久没用过的防汗粉底液,把脸上的瑕疵简单遮了下。

临出门前,她忽然有些紧张了。

她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现在即便是工作中遇到再大的困难,都很难让她紧张,因为知道事情总会被解决的。然而这一刻,她却感觉到了几分前路不可捉摸的困惑和茫然。

方亚预定了两个小时的场地,从下午4点到6点。

曲银灯知道之后还问:“时间会不会不够?”

他听得笑起来:“打满2个小时可没那么容易,放心吧。”

曲银灯拎着她在CI年会上抽中的球拍礼盒下了出租车,刚一站定,就看见一身白色衣裤的方亚背着运动包从路边站了起来。他穿着短款棒球服外套,显得腿更长了。

“怎么在外面等?”

尽管曲银灯个头不算低,但在他面前还是被衬得很娇小。看着他一头的小卷毛,她忍不住笑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清楚看见方亚的模样。

他鼻梁很高,鼻头有一点勾,不那么精致;

他是双眼皮,但眼型偏圆,有点小可爱;

他唇珠很明显、嘴角很尖,笑起来会露出一颗小虎牙,有种稚气未脱的少年感……

方亚朝她走过来,很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礼盒:“我也没来过,怕自己进去迷路。”

“是在玩游戏吗?”曲银灯随口问。

“没有,在刷视频。”他掂了掂手里的礼盒,“怎么把整个盒子都带来了?”

“啊?”曲银灯一愣,目光左右飘忽了一瞬间,“那带什么?”

“缠线的话,其实只带空拍就好了。”

曲银灯只觉得好笑,假装埋怨道:“这你可没说啊——方教练。”

方亚对前台报出预约的号码,拿到了场地手牌,递过来一个给她,也带着满眼的笑意说:“我的错,是教练疏忽了……”

两人莫名对视了一瞬间,没忍住都失声笑了起来。这是她们第二次被戳□□同的笑点。

“笑什么?”方亚问。

曲银灯摇头,从包里拿出了两瓶宝矿力:“需要用到这个吗?”

“可以喝。”方亚笑着说,“那我就不喝自己带的水了。”

她们的场地在中间,左右两边已经都有人在打了。

工作人员确认好手牌之后打开了入场门,方亚把礼盒放在休息区椅子上,从自己的运动包里拿出另外两只球拍来。

“缠线比较麻烦,我今天把空拍带回去,缠好之后下次再给你拿过来。”

“嗯?下次?”曲银灯眨了眨眼,“我以为今天就可以缠好。”

“不可以。”方亚笃定地说完,把一只拍子塞进她手里,从兜里摸出运动发带戴在头上,拨了拨一头小卷发,“热热身吧,教练可不会因为第一次上课就心软……”

曲银灯拼尽全力,才努力压制住嘴角不继续上翘。

方亚问:“你之前有学过打羽毛球吗?”

其实以前陈也教过她一些发球、接球的基础姿势和发力方式,但她想都没想就说:“没学过。”

于是方亚点头,从握拍方式开始教她:“不要握太紧,松一点,这样……球拍要能晃动。双脚分开,屈膝下蹲……对,两只手做好准备的姿势,这样比较方便发力……”

曲银灯表现得不大明白,前后调整了三四次才总算做对了。

方亚拉着她的球拍上半截,忽然说:“你的手真的好小。”

“啊?”

曲银灯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立刻捂着脸笑弯了腰——这是颜嘉恒给她讲过的“你的手好小啊”、“我的手比你大好多啊”、“你身上好香啊”、“我就上去喝杯水”、“我就蹭蹭不进去”等众多渣男语录之首。

方亚有些脸红,迷惑地问:“什么意思?……为什么笑?”

曲银灯摇头,揉了揉脸颊让自己清醒。他不明所以,双手隔空拦住她,再次问:“到底什么?你说不说……”

曲银灯总算停住了笑,伸出手握成拳头放到面前:“是不大,拳头都只有这么大。但是估计打起人来还是挺痛的吧。”

“应该挺痛。”方亚于是也伸手握拳放在旁边。

不出所料,他的拳头比她大了好几圈。他张开手掌,像是想用掌心去包住她的手,但虚空比划了几下,最后还是忍住了。

曲银灯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两人隔着球网站得比较近,方亚控制力度把球给到曲银灯。前面几球她接的还比较顺利,不禁有些自鸣得意,直到他开始故意使坏,她便被一个个飞天球指使着满场乱跑。

但曲银灯在工作中学会了耐心,她没有任何抱怨,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去捡球、发球、接球……直到确实累得跑不动了,才跟方亚比了休息的手势。

方亚跟着一起下了场,拿起她递过来的水,目光却一直放在她身上。

“哥们儿!”有人拍了拍他,跟他说了几句话,紧接着道了声谢,就拉着另外三个人去了她们的场地上双打了。

曲银灯喝完了水继续放松肌肉,问他:“他们是问你,能不能在我们的场地打吗?”

方亚却摇头:“是问能不能跟我一起打。”

曲银灯看向他:“怎么不去?你应该也很想打吧——跟我对打都没办法发挥实力,我太初级了。”

“我不这么觉得。”方亚摘下发带,拿出纸巾来擦汗,仰起脸来看着球馆顶上交叉的金属梁,“打球其实什么时候都可以的,但能跟你呆在一起的机会很少。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见面,我不希望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即便只是朋友。”

曲银灯因为运动发红的脸变得滚烫起来。

方亚抬手从她眉毛上拈下一点刚刚擦汗沾上的纸巾,她屏住呼吸,一时之间甚至忘了躲开。

“况且我今天……不是因为想打球才来这里的。”他小声说。

两人对视许久,曲银灯才回过神来:“那是……为什么?”

方亚却反问她:“你呢,又是为什么?”

她低下头竭力平复不安的心,又喝了一口水:“我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她移开视线,拿起手机往外走快步走去:“我去下厕所。”

她逃也似地钻进了女厕所,对着镜子看自己涨得红彤彤的耳后根,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热的还是紧张的了。脸和脖子因为上了粉底,倒是没那么显红。

她站在窗户边,直接拨通了陈也的电话。

陈也今天约了相亲,接通之后特别优雅又礼貌地说:“宝贝,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话没说完,就听见对面曲银灯说:“我在跟方亚打球。”

“……谁?”陈也眉头微蹙,跟相亲对象说了句“不好意思”,起身走到了一边。

“方亚。”曲银灯捂住了眼睛。

陈也难以置信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方亚?翟辛晨那个师弟?……187?我靠啊、曲银灯——”

曲银灯半天才吭了一声,陈也大惊失色:“你你……你俩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还没搞到一起……”

“你们在哪儿打球,我们学校吗?”

曲银灯忙说:“不是,在外面……细节晚上再说吧,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快救救我!我感觉自己现在被冲动控制了头脑,我好禽兽啊……”

陈也脑子也清醒不到哪儿去:“他多大?”

“20。”

“那确实挺禽兽的,诱拐纯情小男生啊你……你坚持住、继续忍。这样……晚上要不你来找我?现在这样谁都说不清,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法给你提建议。”陈也劈里啪啦说了一堆,最后忍不住补了一句,“牛啊曲姐,专杀师弟,对你改观了姐妹……”

“我谢谢你……”

挂断电话后,曲银灯冷静了一会儿才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出去玩几天,存稿已经定时好啦,每天17:30更新一章,感情线和职场线穿插着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