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30岁还是喜欢男大生 > 第16章 经常见

第16章 经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亚一直坐在场边,看见她回来,便上场去跟打球的几人说了。

那些人是七八个人一起来的,场地分不开,有些意犹未尽地问:“哥们儿,我们能不能加入你们双打啊,现在约不到多的场地了,咱可以平摊费用。”

方亚摇头:“不好意思,不行。”

几人只能怅然离去,临别前不忘跟他握了握手。

曲银灯本打算去拿球拍,方亚却举起了两只拍子。她直接过来,对着他笑了笑。

“刚刚你走之后我还想,忘了问你……”方亚把拍子递给她,“等你回来,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曲银灯顿了一下才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有了这么一段插曲,俩人都没有刚开始那么自然亲切了。断断续续打完两个小时,出来在大厅吹了会儿凉风,方亚拎起礼盒和背包、曲银灯抱着两瓶水往外走去。

今天场地费是方亚出的,曲银灯于是提出请他吃饭。她在附近找了一家鲁菜馆,这个点吃饭的人正多,取号之后又等了快半个小时才坐进去。

曲银灯闻闻自己衣服:“出了好多汗,感觉会有点臭臭的。”

方亚把东西放好:“没感觉。不过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下次可以穿件吸汗服,这样会好一些。”

曲银灯点头,想起什么:“你卧推85公斤啊?”

方亚的笑意明显阳光起来:“啊,怎么还记得?”

“因为你特意强调过啊,85公斤蛮厉害了,我们健身房最厉害的好像110,都能上冠军墙了。不过老实讲,如果这样看,有些看不太出来,你不像是肌肉很发达的样子。”

方亚眼神有点飘忽:“嗯……穿着衣服是不大看得出来。”

这下轮到曲银灯语塞:“……朋友,你在暗示什么?”

“没有啊。”方亚一脸无辜,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难道不是吗?这样是能看的出来的吗?”

两人之间的氛围又恢复了轻松自在,曲银灯随口问:“对了,学霸,你高考多少分?”

“701。”

“啊?”曲银灯惊掉了下巴,“701?”

“嗯。”方亚很平和地点了点头,好像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曲银灯好一会儿才咽了下口水:“哇,那真的超级厉害啊!我的天,我分数翻倍才能比你多……真想看看你的脑子怎么长的,也太强了吧……”

方亚没有假装谦虚,而是说:“上大学之前我也这么觉得,因为身边人都告诉我,我的成绩很好、能上很好的大学。但到了京光我才发现——千山高复低,人的境遇是时时刻刻都在变的。”

他讲话的声线很温柔,速度也比较慢,曲银灯很能听得进去。

她点了点头接道:“人的心也一样。”

“但人有感情、有温度,不是冷冰冰的。”他看着她微笑。

两人原本只点了三道特色菜和米饭,曲银灯忽然问:“要不要来点酒?”

方亚一怔,随即点头道:“可以。”

她加了一杯香槟和一杯葡萄酒:“这儿居然有香槟,我以前都没发现。”

服务员很快拿来了酒,方亚问:“你喝哪个?”

曲银灯想了想:“你呢?”

“你来定吧。”

曲银灯于是拿起了葡萄酒浅尝一口:“嗯……比较普通。”

方亚于是端起香槟:“你爱喝红酒?”

“一般。”曲银灯放下酒杯,“只是觉得今天的心情和气氛,如果不来一杯的话,有点可惜了。”

方亚品了一口香槟,倒是没尝出什么味来:“我其实也很少喝酒,只有需要应酬的时候才会喝一点。”他看着曲银灯捏着高脚杯打转,忽然问,“想知道……你杯子里的酒是什么味道的?”

“啊?”曲银灯一愣,“你要尝尝吗?”

“可以吗?”

她拿起酒杯递出去,指着靠近自己的边沿:“我喝了这半边,”说着转了转,指着另外半边,“这边没碰过,你喝这半边。”

方亚接过酒杯尝了一口:“好像确实也尝不出什么来,哈哈。”

“叶子比较爱喝酒,我认识她之前其实都不喝酒的。”曲银灯放下酒杯,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在自己盘子里。

“……其实我不介意的。”方亚没头没尾地说。

“什么?”曲银灯咽下一小口鱼肉,抬起头来看他。

“其实没关系的。”方亚的目光下移,放在了两个人分别喝过一口的红酒杯上。

曲银灯擦了唇膏,所以玻璃杯边沿上印着一浅一深两个唇印,几乎是正对着的。

她瞬间反应过来,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尴尬地咳了两声:“吃饭吧,这家很好吃的,别浪费了。”

---

来的时候两人是不同的方向,但曲银灯临时决定晚上去找陈也,于是从饭馆出来后,便坐上了开往同一目的地的地铁。

晚上九点多地铁上人还是很多,因为要一路坐到终点站,方亚便把礼盒放在了地上。

他面向着曲银灯,凭借身高优势抓着她头顶的把手,把她罩在了身前。曲银灯侧身站着,抓着侧面的把手,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

两人之间似乎多了几分尴尬,一路上谁都没说话,只是偶尔会望向深色玻璃里的倒影,但却不约而同避开了彼此的视线。

曲银灯的手机忽然响起,是沈莱。

“喂,莱莱……”

“曲曲。”

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她根本没想到的声音。

曲银灯面色一沉,不想让方亚看见,于是背过身去,压低声音道:“有事吗?”

吴东岩的声音比她还沉:“曲曲,我想见见你……”

“我今晚不回去,改天吧。”

曲银灯差点没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颜嘉恒以前说生气地时候翻白眼特别解压,她现在有点感觉到了。

“别再去打扰莱莱,她不对我负责,别让我的朋友烦我。”

这下吴东岩沉默了一会儿:“……我联系不到你。”

“等我电话吧。”她说完就立刻挂断了,自己跟自己生起闷气来。

方亚哪里能没注意到这些,当然也猜到了对面是谁,竟然问她:“跟男朋友吵架了?”

曲银灯没回答,努力平复了下心情,就这么低着头、背对着方亚坐到了最后一站。

陈也家在学校南边的公寓楼,和学校东门不是一个地铁站出口。曲银灯怕方亚太晚回去不好,要在地铁通道里分别。

他却坚持要送她回去:“来回用不了10分钟,这个时间回去没关系的,我送你。”

见劝不动,这么耽误下去更麻烦,曲银灯只好随他去了。

两人在路灯下安静地并肩缓缓走着,快到陈也家小区的时候,方亚忽然问:“朋友的话,可以经常见面吗?”

曲银灯脚步一顿:“你得上课、我得上班……再经常也经常不到哪里去。”

方亚知道她在假装没懂,于是说:“也是,如果是一个人走这段路,我们见一次面要一小时三十五分钟。”

曲银灯又感觉心口像是被抓住了似的,险些再次脱口而出“其实我分手了”。话到嘴边,好不容易才咽回去。

到陈也家楼下,曲银灯把他喝了一半的水塞进他背的的运动包里,催促道:“快回去吧,你回宿舍还得洗漱,别太晚了。”

方亚“嗯”了一声却没动,低下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连忙转过身往楼门口走去,都走上台阶了,忽然回头又朝他看过来。

他总算露出一个笑容:“再见。”

曲银灯举起双手摆手告别,脸上挂着礼貌的笑,结果刚进电梯就脸色一变,双手捂脸开始哀嚎,整个人泄了力气一样靠着电梯壁放空。

陈也家住在25楼,电梯开门时她还有些愣神。没想到陈也早都听到动静守在了门口,以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哼、哼……”她不住地冷笑着。

曲银灯心虚,还没进门就挎上她的胳膊:“姐,我亲姐,进去说……”

陈也让曲银灯坐在地毯上,自己抱膝坐在对面沙发上:“坦白吧。”

曲银灯于是从头开始讲,把第一次和方亚见面之后的所有事情都说了,还把手机拿给她看。

陈也刚开始还很嫌弃,结果看了一会儿就开始尖叫:“‘先上课吧’——服了!这个戛然而止!这不得把他钓死?他不得在那边琢磨几百次?你什么时候变成推拉高手的啊?”

“‘也喜欢’、‘如果喜欢有味道’……啊啊啊,‘也许我们可以做朋友’……曲银灯啊、曲银灯,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会撩?”

“我也没看出来我这么会。”曲银灯生无可恋,“不过也没啥用,还不是分手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陈也无暇分心,“‘分你一半’,我去……你俩真是棋逢对手,这么约的羽毛球啊!不行,我老人家这把年纪看不了这个,容易心率过快。这小子……哼,还挺会说话……啧啧,小曲,真看不出来你是这种人啊,深藏不露啊,啧啧……”

陈也一边看一边品评,仔仔细细把两人为数不多的聊天记录都翻了一遍,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了手机。

曲银灯一脸心如死灰:“咋办?”

作者有话要说:真闺蜜必须看聊天记录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