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太子的幕世子 > 第11章 第11章加官晋爵

第11章 第11章加官晋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木生,有想去的地方?”幕阙之指着地图。

“公子,不打算在京都继续教书了?”木生知道公子喜欢把自己知道都告知别人。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们是时候出去走走了”如今天下太平,剩下一些小的军队和山匪,卢靖忠都绰绰有余

木生指着地图画了个圈“我们从京都道山西再从山西道太原,从太原道河北,又从河北回到京都,这还不算行万里路吗”

有道理,幕阙之拍板“所以这次我们就南下”他明天就去找殿下辞行

木生摸摸头“都听公子的”

管严以正要和殿下核对账目和税务改革的事情,在门口碰见,听他说要南下。有些吃惊“先进去再说吧”

到了萧伯下见幕阙之和管严以一同过来,放下奏疏,让他们坐下,随后宋泓柘和卢靖忠一块来了

几人先谈了军马改革,又开始谈税务,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幕阙之不懂这些,听的昏昏欲睡,萧伯下眉头一皱“幕阙之我若任命你为户部侍郎你可愿担任此职”

管严以推搡了下他,他方才反应过来“殿下户部侍郎是管什么的?”

萧伯下“。。。”眉头紧促“那你想任个什么官职?”

“。。。之前那个官职不是挺好的吗”幕阙之想私下和他说自己打算南下的事情。

卢靖忠学他翻白眼“你之前哪有官职”

“那我之前去军营是什么官职?”幕阙之记得自己有去军营议事,还指挥了千军万马呢

卢靖忠气的想踹他,说你之前那个小官不是自己辞了吗“教书先生”

幕阙之“。。。”

萧伯下头疼道“如今严以任户部尚书,你做他之前的那个大理寺卿”

幕阙之“殿下我不会断案”万一有什么冤假错案怎么办

“那就任个转运使吧”萧伯下已经非常不行了

“就是管一些钱粮运输”管严以小声递给他

“运输呀,可是我怕水,看见河深我害怕”幕阙之

卢靖忠和其他官员突然都安静下来,管严以和宋泓柘一向能岔开话题,此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偌大的厅堂一时之间落针可闻

萧伯下突然站起来“那就做个京兆县令吧”然后进了厅堂后面

宋泓柘欲言又止,管严以知道实情但是现在有其他官员他也不方便多说,一时只见也有些为难,卢靖忠直接被他的一系列回复看傻了,他平常耿直有这小子在到衬托的他没那么傻了

空气突然弄成这样幕阙之见殿下丢下这么句话进了里间,他总算在回过点味了,最后还是内设人过来说今天闲散了,下午再议。

幕阙之踌躇的进去见殿下,太子殿下的预期听着实在是不好“不是让你回去,进来干什么?”

幕阙之低头“我也知道殿下是想给我封赏,给我那么大的官”他走近些去拽了小萧伯下的袖子“殿下别气我,我确实想做个闲散人,出去走走,本来想南下的,但是殿下要是实在舍不得我,我就先做个转运使吧”管理京都这事他怕是不行,就搞点运输的话应该可以吧

萧伯下本来一肚子气,听他那说离开出去走走,有些吃惊,又被他那句舍不得弄的哭笑不得,他几时舍不得了“那你,南边”有什么好,有在他身边好?罢了那就算舍不得吧“那就好好做个转运使吧”如今他腾不出手来,日后时机成熟再助推一把,摸摸他的头,总归是个忠心赤诚之人。

幕阙之忍住悸动,不着痕迹的脱离他的掌下“那殿下我走了”

漕运出事了

幕阙之对漕运一窍不通,想来殿下把他派来也只是暂时占个位置将来再派遣能治理漕运的人,可是他没想到公务还挺复杂,很多盐务税赋转运他挺都没听过,怎么搞头疼,幕阙之在看了良田完全不明的政务以后,头疼的开始另外想办法。

他如今住在官舍的小巷子口一户不大的两进院子,沈昭回到了殿下身边,把麦秆留给了他,所以两人住在西间房,他住东间,平常近身的东西和衣物房间打扫都是他自己搞,为此两人很是为难,但是也明白他不喜欢别人近身伺候,在他提议轮流做饭的时候更是说什么都不肯,于是两人主动把吃食和守门的任务拦下了。

他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小厨房,这厨房不大但是菜摆放的整齐,这小炉灶搭的不错,倒是和他的身高很搭,不像殿下的厨房一看就够着费劲,他炒了五个菜,把菜装到木盒子里,太子府门前侍卫看见他都吃了一惊,知道这曾经的小世子不拘小节,但是这大清早的,他拿出牌子进去畅通无阻,直直的跑如太子寝殿,小声的叫“殿下,殿下我带了吃的起来吃吧”

林大监拦住他想往寝殿冲过去的脚“哎呦我的小祖宗,殿下一个月就这么一日休沐,您就让殿下多睡会吧”还好昨夜没有嫔妃侍寝,不然这事闹的。

“这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叫殿下起来吧”

萧伯下头疼,传了人伺候,披着外袍子,一边净面擦手一边问“大清早的你来干嘛”

“我研究了几道新菜,请殿下尝尝”幕阙之笑到

林大监“。。。还是老奴先试菜吧”

幕阙之心理想哎呀忘了这道手续“没关系我来,反正我也没吃”说这打开食盒,将几个萝卜菜和黄瓜,以及花生拿出来,最后把还拿着小包子一口一个连吃两个。

萧伯下挥推侍女,看他吃的香,就这么披着外袍坐下,也拿起筷子,这小菜做的清淡,比之御厨做的肯定是有些差距,这包子做的更是不错,倒是有种家常的味道,两人吃完放下筷子“菜做的不错,说吧想要什么”

幕阙之有些不敢看他,殿下今日的装束与往常端庄大方的形象完全不符,他咬唇平静心神“殿下,我想要个人”萧伯下等着他接着往下说,若是寻常人想来是不用找他了“这个人呢现在任通州刺史叫高宴”

“高宴”萧伯下有些印象

幕阙之抬头“就是那个前京兆府尹,因为胡商私通案被贬的高宴,后来他被报复,殿下报下他,把那个贾庄给扔到偏远小县听说路上被寻仇杀了的大坏蛋”

萧伯下思考“你怎么知道他”此人是个人才,他还有别的用处,但是当初此事做的隐蔽。

“我去查了吏部的官员档案”哎呀!他一个转运使私进档案室,好像不是很合法,顺便和严以问了下他的案子,“他不是我的前任吗,就随口问了问他怎么”丢官的。

萧伯下看他一副恶狗扑食的眼神,叹口气“官员任命不是小事,流程还是要走的”

“多谢殿下,那我去上职了”说着行礼退下

萧伯下头疼,本来打算与他一同去郊外骑马,就这么走了!这用完就扔的习惯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看着桌上的空盘“把这些都收了吧”

自从调来了这个厉害人物,幕阙之几乎变成了甩手掌柜万事不管,只要高宴提的的建议和改革方案他一律应用,他洋洋得意的同时,没事就给殿下做些早点以做感谢。

年关将至他难得到街上逛逛,谁知道被现在朝廷新贵独孤家的一位自称是五公子的人拦住,非要请他喝酒,独孤是宫里贵妃的娘家,大殿下的母家,他是太子殿下的人实在是不适合久坐,这家伙呜啦啦的说一堆废话,也没什么正事,他起身欲走。

那独孤嘉禾见幕阙之要走也有些着急,虽说这幕家曾家是士族大家,按照前越他是降臣,那些曾经的士家大族现在哪一个不是夹着尾巴做人,谁知道后来刘秀起兵皇帝仓皇出逃,那些曾将被赶出京都的士家大族反而逃过一劫,为了重建京都只能迎回这些曾经的手下败将,他打心底里看不上这个人,可是没办法,现在大殿下势弱,皇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们得自谋出路了,否则太子登位只怕,独孤家这个新贵马上回迎来同样的命运。他心理一百个看不上这个如‘五尺’小人,却不得不的巴结他。他总比管严以和宋泓柘要好对付的多“幕兄我听说你信任漕运转运使”

幕阙之不解但是碍于颜面也不好当场甩脸子“三公子,我实在是家里还有事,有话你但讲无妨”

“幕兄,我听说你一直在招募漕运方面的人才,眼下年关将至正是用人之际”独孤嘉禾笑呵呵的行礼“在下曾在涿州任漕运史,对漕运上面的事不说如鱼得水,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我听说您手下缺个通判,不知”

幕阙之立刻提高警惕,连忙打断“通判已经有人了,昨天刚刚上任,是他们内部选的人,想来您还没得到消息,漕运这块暂时运转正常,三公子也知道我的,新官上任,不能太打破平衡”且不论他们是政敌双方,单就他也是士家大族这点暂时就不能用,他自己就曾是士家大族的人,这里面门荫排挤他都一清二楚,殿下有意多选拔科举入仕官员,自己怎么能开这个头。

“我也明白幕兄为难,不知”

幕阙之再次打断“三公子我任漕运史乃是殿下亲自任命,以三公子之才,不若去求殿下”他起身便走,虽然他任漕运转运使,但是如今漕运都是高宴在管,他几乎摒弃了所有士家大族之人,漕运如今税收增加,运行畅通全赖有他大刀阔斧的改革,知人善用,自己到如今还一窍不通,在这里面屁都不是,他在里面唯一的贡献大概就是拉了高宴来以后万事不管了。强塞这么个自以为是的人进去,哪怕是个小官,只怕坏了这一锅好粥。

怕他再跟来,吩咐木生把东西带回去,自己去了太子府,才知道宫中那位怕是不行了,所以殿下这几日一直在侍疾,年关将至,殿下难得回府被一群人围着,他没得上前,倒是萧伯下把他叫到跟前嘱咐一顿“是想问漕运的改革的事情吧,奏疏我看了你说的那个疏通河道的方案可行,关于码头建造和造船费用问题你跟户部林大人自行商议吧”

幕阙之“???”难道是前天高宴让他呈递的今年漕运的年底奏疏“哦好”

萧伯下看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年关客运多,累着了?!今年漕运的税收和往来我看了多了五成成”本来想拍拍他的头,又想他现在到底是二品官员了“年后多给你放几天假”

幕阙之“.....”他这几天吃得好睡得好天天没事去衙门点个卯然后坐着看会书,接着就是下职逛街

宋泓柘走过来“没想到你带兵打仗走一套,这当官也有一套”

管严以也在旁边微笑着看着他

幕阙之“.....”他连旗语都没学会呢,什么时候带兵打仗了,在城门指挥也算吗,他就动动了嘴皮子,事都是下面的人做的呀。本质上他什么也没干。整个流程下来他也没找到和殿下单独说话的机会,只能吹头丧气的走了。

谁知刚说了好,漕运就出事了,说是在交接的时候除了叉子,双方打起来了,船都翻了死了不少人,他什么都没准备,被问了个一问三不知,皇帝一边咳嗽一边下令把自己罢免的时候,他心理有些庆幸,可是却把,把高宴下了大狱,她才反应过来。他反驳不了御史,跪下求情的时候,管严以岔开了话题。

幕阙之找到狗洞,钻进太子碰到了卫瑄柳,卫瑄柳挺着大肚子,周围没什么丫鬟,她似乎早在这里等着她

“想见太子殿下!”卫瑄柳扶着肚子,她说的是肯定句,定定的盯着幕阙之“周围的人我都遣了”

幕阙之是有些尴尬的,卫瑄柳首先知道她身份,她现在是太子妃,又怀着殿下的孩子,她本心也确实没想做什么,一直在努力脱离眼前的困局,但是女人之间大概有些事情也瞒不住。卫瑄柳虽说是个庶女,但是她一向聪明,当年举止得宜让人从来挑不出错,却又时时避着卫珺柳的锋芒,所以听说她做太子妃的时她反而没什么意外。“你一向顾全大局,今日怎么一个人等在这里”

卫瑄柳比他高不少睥睨着眼“你可知道郑良娣”

“太师的人?!”幕阙之不太明白,但是应该是太师的人,姓郑又是良娣“此事跟她有关系?”

“郑婉玉是太师的嫡次孙女,在你去漕运之前,漕运转运使一直是他父亲”卫瑄柳上前,“你一向思虑周全,事情没查清楚,,这个时候就是见到太子殿下,为那位高大人求情,把你换进去,那你可知道从太子府走到大理寺狱,脱下官袍穿上囚服”拿掉他身上的树叶,然后拿着他的发带整理到身后“你能经得起哪一道”

幕阙之“.....”确实经不起“那你为什么”卫瑄柳只是拿起他的手放在她高耸的肚皮上,然后幕阙之感受到凸的一下和。。。咕噜噜的蠕动。他懵了。

卫瑄柳似乎很满意幕阙之的反应笑了“快些出去吧,我的丫鬟可拦不住巡逻的侍卫”

幕阙之满心疑惑,这完全不是卫瑄柳的风格,难道怀孕的女人就慈悲了?不应该呀!不过眼下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得先去漕运,既然是新任与前任的恩怨,漕运的利益巨大,他得马上去吧账本拿过来。

谁知道他去的时候,见到的是那个独孤家的三公子,幕阙之心理苦笑,这算是冤家路窄,不过还好他事先派木生去通知了管严以,不然他今天不止是被人打一顿这么简单了,他一瘸一拐的走上桥头,便是杀人越货的生意也不妨碍码头的繁华,他在心里叹口气,突然有个人从后面坐在自己旁边,拿起他的脚,真疼!卫珺柳,即使穿着灰色道袍,剃了光头,她还是那么温婉美丽。往日纤纤素手也算是有些小茧子了,似乎还变粗了些,也不知弹琴还美不美,幕阙之抹掉眼泪。“怎么舍得入红尘了”她柔柔自己的肩膀。

她却一言不发,一直揉她的脚踝,幕阙之“.....”还有什么不懂的“是小腿肚子”

那手停下“人家要是能做个二品大员,不说走路生风,那也是人人敬仰,你倒当成了过街老鼠,也算是前无古人了”卫珺柳面无表情陈述似在说今日天气不错之类的话语

幕阙之提起一口气又叹口气看着码头形形色色的人,比前些日子是冷清了些,年关将至,大家都在进年货,如今出事,想来人人都怨他管理不善,他被罢官,又被打出来,也算是应了

卫珺柳起身,整理衣袍,不顾他反对,背起他一步一步的下台阶,幕阙之看着那光洁的耳背,也没再挣扎,之前可是连抱一把琴都弱柳扶风的人,如今都能背起他这九十斤的重物了。

管严以停住追出的脚步“我们回漕运衙门”他定要查清此案,方不负他这顿打。

卢靖忠听说这事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憋着一口气,这二品大员当的是他妈的有点憋屈。

萧伯下放下车帘“回府”

小厮轻声唤公子,鲍仲清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他稳住心神,背过身用手背拭泪“你把柑橘运回去吧”连身后小厮的不算呼唤也没停下脚步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